鹰犬与“上等人”

                              俞力工

  伊拉克政权崩溃后不久,某记者采访了到约旦避难的萨达姆的女儿。她表示,
其父亲“是个和蔼可亲的家长”。所谓虎父不食子,内外有别,是个简单不过的
道理。该千金的单纯,至多表示她对外界事务漠不关心。许久以前,还有位大陆
高官,某日与一个德国企业巨子交往之后,感慨地说:“这么一个实业巨子的女
儿竟然去学作裁缝,实在是令人对德国社会的开明刮目相看”。当时我则脱口而
出:“她一旦裁缝腻了,仍然是个实业家的接班人!”此后,又陆续接触到“美
国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基本人权,因此是个地道的先进国家”之类的评论。这些一
厢情愿,多出在“忽略了内外有别”问题上。实际上,必要时,萨达姆对女婿,
美国政府对李文和、余上尉(JamesYee)、第三世界之类的“外人”的处置,都是
心狠手辣的。诚然,把萨达姆、实业家与美国政府等同起来也未必公平,不能否
认的是,他们之间在法制层次上毕竟还有巨大差别。之仍有讨论必要,在于探讨
旁观者的地位何在?

  以萨达姆女儿为例,若无边地赞美其父亲,至多可说她糊涂。要是旁观者也
有同感,则糊涂之外还带点荒唐、愚昧。至于美国,如果论者恰好是个所谓的盎
格鲁萨克森,夸赞自家的优越也稍嫌把肉麻当有趣;至于处于边缘地位的黑人、
黄种人,一般说来,多明哲保身,敢怒不敢言;如若毫无自知之明,其人格与智
慧就显得大有问题了。

  严格说来,这种“错位”一般发生于两种情况:一是鹰犬,即在权、财上直
接领取好处,因此心甘情愿地为主子效忠;一是所谓的殖民教育,学会几句外语
便“升华”到与主子认同、视其他兄弟同胞为异类或低人一等。无论哪种情况若
还有治,就只有等到让主子一脚踢掉的一天。2004/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