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评论 - 在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第6届年会上的发言

俞力工


评论,当然属于论说文体。论说,讲究的是言之有理,证据确凿。陈述,要有条不紊,逻辑性强。形式,要简单扼要,避免堆砌累赘。个人认为,一篇评论如果符合这几点要求,应当就够格称为“评论” 。

当今文坛上不乏文辞优美,娓娓道来、引人入胜的论说文,但如果细加推敲,非止空洞无物,甚至牵强附会、张冠李戴。这种文章与其说是论说,不如说是华而不实的煽情文。

评论界的另一通病,是用散文手法进行论说。举例而言,文学作品里,为表现“他爱她” ,必须拐弯抹角,编造大量情节、气氛,以衬托出纯真的情感。若非如此,一旦出现“他爱她” 的直描,该作品就一文不值。然而评论,若以散文方式表达,就必然味同嚼蜡、不知所云。所谓评论,贵就贵在笔者采用环境许可、又最直接了当的方式陈述“他爱她” 的关系 。

评论之所以受环节限制,往往出于政治原因,因此就涉及论者的道德与勇气。例如:伊拉克战争果真是场侵略战争,论者若不采用“侵略” 一词,而以“攻打” 、“采取军事行动” 来代替 ,便有掩过饰非之嫌。但是,如果为了避免文字狱与政治迫害,换个方式以“伊拉克人民进行的是场典型的反侵略战争” 便可达到异曲同工之效。不言而喻,纯文学与评论之间,最大区别在于前者写来行云流水,而后者运笔有如万斤磨。

当然,评论也可采取不同的隐晦、影射、诙谐、挖苦方式表达见解,例如:“美国政府无法提出任何自卫战争的依据” 、或“美国发动了一场未经安理会授权、有违联合国宪章的战争” ,但这至多反应不同论者的风格。不同的表达方式,就象商品价格不能永远脱离价值一样,绝对不能破坏“据实” 的基础。

评论的另一大特点在于揭发黑暗面。虽然它的最终目的与纯文学一样,为的是改善生活和促使精神的升华,但是,一味歌功颂德的“评论” ,即便是美食家也必须避免,否则便降格为替人宣传的推销员了。因此,评论家从事的工作不在于直接的净化与美化,而是一种“反向辩证” ,或说,以“点击”黑暗为手段,达到净化、美化的目的。显然,这种对人对事始终持有“看法” 、有悖于“正面对待”(positive thinking) 的工作,不论其客观效果如何,在社会上往往是吃力不讨好、乏人问津。2004/7/7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