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春宫画与毛片


  记得五十年代末期笔者刚考上初中不久,便一度受到同学的感染沉迷于武侠
小说。当时台北街头武侠小说出租店四处林立,生意甚是兴旺。后经混熟了的若
干书店老板指点,柜台下还藏有大量春宫小说及画片可供租借,于是兴趣又一时
为色情小说所吸引。初初接触到这些刺激性读物,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自然难以自
持,手淫、自慰便是唯一的解脱压力之道,次数之频繁往往与阅读次数成正比,
极端时,甚至经常发生突站起时头昏眼花的现象,久而久之,出于自卫的本能,
终于认识到身体衰弱与手淫频繁之间的直接关系,由是对这类读物的兴趣就越来
越少了。

  记忆中,当时的黄色内容与目前流行的所谓毛片大同小异。一方面对男人的
阳具规模与活动能力极尽夸张之能事;另一方面则把妇女描写为甘为这类男子奉
献一切和任其摆布、驾驭、发泄的性对象。及至数年之后与女友发生接触,才体
会到粗暴的男人根本不为妇女所接受,同时妇女对男人更感兴趣的是其情趣而非
性具。

  如今偶有机会再阅读网际网络上登载的一些黄色小说,除对发现数十年后的
写作手法并没有丝毫改进感到吃惊之外,笔者还可断言,黄色小说的作者绝大多
数是从没接触过女人或求偶再三受挫的病态男人。不难想象,让这批精神病患承
担性教育工作,难免会使青少年受到误导,以至于产生精神压力和病态行为。五、
六十年代的社会风气一般比较单纯、朴素。上述黄色刊物的流传范围与影响力毕
竟有限。及至七十年代初,随着传统权威的失势与反面英雄的抬头,毛片与暴力
片突然便充斥各个资本主义市常其后商业界为了维持或扩大其产品的销售量,表
现手法也就越来越夸张、火暴、怪诞。当下,黄色读物不仅是充斥各个市场,毛
片、暴力片甚至可通过电视、电脑涌进每家、每户的客厅与卧室,不论家长如何
提防,总是无法让未成年子女免受污染。严格说来,毛片与情小说一样地都属
于想象中的世界,与现实生活完全脱节。就毛片的制作过程而言,制作人首先得
物色几个经得起折腾的男女演员。在众目睽睽的环境里要求互不相识的男女演员
表演床戏,本来就是个不可能达成的任务。然而为了有所交待,男演员便必须靠
自慰来达到起势目的,而后又得靠剪接手法把数次的性交集为一册。至于演员之
间,当然不可能产生出任何感情的交流,于是各自的伪装动作就像是健身房里的
机械性操练,无论如何无法表现出床第活动的丝毫情趣。这种毛片对不曾有过性
经验的人士(包括青少年)说来,只能产生误导的结果,看后要么把赤裸裸的性
欲当作情欲,由是把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降低为动物的周期性原始本能;要么
把演员的性活动当作自己的行为标准,给自己带来沉重的精神负担和挫折。至于
对“常人”而言,性片的观后感一般不外种:要么觉得其乐趣不及真实床第活
动的万一,于是即刻关掉这种无聊节目而舍远求近;要么在孤独的环境下平白地给
寂寞的心添加更多的懊恼。

  (完)

  1999.2.17.原载《枫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