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竞争还是政治挂帅?

俞力工


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初衷在于化征战为体育竞争,其主旨自然是化暴戾为祥和,弃流血、专断为公平竞争。实际上,无论从历届奥运主办国的选择,代表团的资格审定,到個别运动员的参与自由,均不断受到政治的蛮横干预。

远的不谈,近如1980年苏联主办的奥运会,美国便曾以“苏联军事干预阿富汗” 为由,而加以杯葛。因为如此,许多美国选手不只丧失了参加比赛的机会,也可能错过了一生的巅峰时机。

最近较突出的受政治干预、甚至遭遇司法迫害的个人例子,即是关入日本大牢的美国国际象棋选手鲍比(Bobby Fisher) 事件。鲍比目前已61岁,曾於72年打败苏联对手斯巴斯基,而成为美国英雄人物。92年,美国政府发佈“对南斯拉夫进行经济制裁令” 后 ,鲍比不愿失去再次与斯巴斯基对弈的机会,而不顾政府的禁令,前往南斯拉夫比赛。结果,虽然又获全胜,却面对着可能高达十年牢狱和至少25万美元罚金的法律追究。基于此,鲍比便开始了远走高飞的流亡生涯,并於最近为日本政府关押。往后,鲍比的申诉与政治难民申请是否为日本当局批准尚难预料,不过,却又给政治干预体育造成了一個极其恶劣的前例。

显然,力主政治挂帅的政客们在思考斗争问题时,从不体谅运动员的生理特点、兴趣与利益,因此往往为了自己的风头、爱恨,而让诸多运动员抱憾终身和身历险境。其实,政治运动员的表演场所俯拾皆是,何必一定要与辛劳的运动员恶性竞争?! 2004/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