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与恐怖主义

俞力工


前年SARS问题刚结束,禽流感便成为国际媒体炒作的新议题。迄今为止,死亡人数约在50名左右,且多发生在第三世界保健条件较落后地区。究竟,其中多少人直接受该疾病感染不得而知,此禽流感是否较过去的类似流感更加严重也无从判断,值得注意的是,西方社会对媒体大肆渲染提出严重抗议的专业界人士已急剧增加。然而尽管如此,主流媒体却不见任何约束,似乎,禽流感已成了国际反恐运动的一个必要环节。

从保健需要出发,国际社会互通信息自是无可厚非。问题是,只要同时列举一些数据,媒体刻意设置议题的动机便值得推敲:

当下,每天有10万人饿死;2003年发达国家向第三世界提供540亿美元援助时,第三世界必须偿还4360亿美元的债务;发达国家每天给本地的农业补助相当10亿美元,使得其农产品只需相当欧美市场三分之一的价格,便可随时在亚非拉市场取得;自两年前攻打伊拉克以来,伊拉克死亡人口已高达16万人;10年来,世界最富的20%人口与最穷20%人口的收入差,已从70:1恶化至90:1;每年因疟疾导致死亡人口达270万;流感致死人口为50万;肺结核死亡人口达300万;乙肝致死60万;麻疹90万;伤寒60万;肺炎单单在北美洲每年致死人口4万...。

对比之下,禽流感所“造成”的50死亡人数,与SARS所导致的800死亡人数不是微不足道吗?既然如此,国际媒体又为何极度渲染、乐此不疲呢?他们会关心SARS导致中国大陆1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以及这庞大损失之后导致多少失学、失业,甚至家破人亡吗?

稍加留意,我们不难发现国际媒体报道禽流感问题时,有意无意地强调禽流感的“发源地为中国大陆”。如此毫无根据的指控,不像是恐怖事件还没发生就已抓到恐怖分子了吗?据报道,昨日台湾海巡署人员在台中港缉获巴拿马籍货轮自中国大陆走私禽鸟后,即宣布“经采样检测,证实其中有3种鸟类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国际媒体渲染了两年,大陆不过在前两天才发现内蒙出现禽流感问题,而台湾居然就这么灵光,一举能够查证“3种大陆鸟类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不言而喻,恐怖主义实际上是冷战结束后的时代需要。不加检点,如何人都可能成为制造恐怖主义的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