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冲突还是恶毒趣味

俞力工


2月3日,印尼首都雅加达大约有300多名伊斯兰武装人员闯入了丹麦大使馆,以此抗议丹麥《日德兰邮报》刊登对先知默罕默德带有侮辱性的漫画。除此之外,至少还有12个伊斯兰教国家(包括巴勒斯坦)对丹麦采取了官方抗议、群众示威游行、撤消外交机构、抵制货物、甚至绑架威胁等等行动。为此,丹麦首相虽经一阵犹豫,最后也不得不对伊斯兰教世界公开表示歉意。

丹麥《日德兰邮报》刊登该组11张漫画,其实发生于去年9月30日,其中较“惹火”的有两张,一是在先知穆罕默德的头巾上添加了一枚炸弹;另一张则是位居天上的穆罕默德对殉战而来的恐怖分子说“天堂已无处女相配,你们别再来了”。该组漫画刊登后并没招惹任何反应,直到今年1月10日挪威某报刊将此漫画转载后,才引起伊斯兰世界的注意和对丹麦表示的抗议。

最初,丹麦首相对外表示“为了维护言论与新闻自由,政府对媒体的行为既不干预,也不负责”。待抗议示威活动像雪球一般几乎扩及整个伊斯兰教地区后,其首相便不得不公开道歉。

欧洲社会对此事件的反应固然不一,但绝大多数认为必须捍卫欧洲的文化价值,绝不能对伊斯兰教世界低头。许多媒体一方面以醒目的“文化斗争”、“文化冲突”标题为题,大篇幅对比两个文化圈的不同价值观念;一方面特地刊登一、两张漫画以表示对丹麦的支援。若干评论家甚至对丹麦首相的“软弱”与“屈膝”感到痛心疾首。法国的一家街头小报,即《法国晚报》,则为了趁机促销而一口气把所有漫画刊出。该报发行人恰好为一埃及人,一怒之下将总编辑撤职。为此,又增加了一条花边新闻…。

严格说来,丹麦的确有些冤枉。近年来该国的极右派即便有些嚣张,但在整个欧洲范围内,它还算是一个较宽容的主张多元文化的国家。数月前,该国政府还撤消了一家电台的营业执照,原因是该电台曾大肆呼吁“摧毁伊斯兰教世界”。

从法律角度看,除了少数特殊规定外,譬如宣扬色情、暴力和法西斯主义,欧洲联盟国家的确对其媒体不能横加干预。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即便是欧洲,所有正规的媒体均对本身的“自由尺度”制订有详细的“工作准则”。譬如,“论述内容不得触犯公共道德,并引起公愤”。有鉴于此,如果漫画挖苦的对象是布什或耶稣,或许还多少体现其“思想自由”的文化特点。至于在“民主外销”和“十字军东征”的当头,刊登如此辛辣的漫画,问题恐怕还不在于缺少点政治敏感,而是下意识的火上浇油。目前欧洲媒体普遍提出“漫画即是漫画,不必太過认真”的辩解。针对此观点,奥地利一主教卡培拉利却指出,“幽默分两种,有的健康,有的恶毒”。这次,满怀苦水的伊斯兰教世界显然是对欧洲人的恶毒趣味无法消受。

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