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艺术品归属问题所揭示的双重标准
  

  本年4月10日,法国政府正式宣布将尽快把二战期间没收的犹太人财产归还当
事人。目前的作法是,首先在博物馆里公开展示两千件物主不明的艺术品,以期
引起物主或其合法继承人的认领。

  法国政府之如此表现,固然受到舆论界的支持,但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其
他问题。首先,长年收藏这批艺术品的博物馆负责人便认为,这批画并非全是由
贝当政府从犹太人处没收而来,其中就有一大部分是由市场上所购得。针对这点,
许多人便提出反驳,即当犹太人受到迫害时,往往迫于无有其他选择,而尽快地
把房地产、家当、细软廉价抛售,或者象征性地把所有权转让给法国朋友,以期
于避过风险之后再从朋友处取回原财产。然而多数犹太人一旦财产脱手,就此永
远丧失了所有权和追诉权。因此,这种特殊情况下所造成的交易绝不能视为自由
的市场交易。该意见提出后也有人表示顾虑,如果这种意见果真为人普遍接受,
“自由交易”与“非自由交易”之间似乎就缺少一个客观的标准。比方说,对近
乎“自由交易”(售价较高)的“非自由交易”又如何处理呢?

  二战之前共有35万犹太人在法国生活,其中有76000人遭到遣送集中营的厄运,
集中营中的侥幸存活者人数不到2500人。不难想象,即便是迟至五十年后的今天,
众多的犹太人一旦打起财产官司来,法院完全可能无法一一受理。

  另一个引起争议的问题是,如果这些“失物”无人认领,那么究竟应当如何
处置?同时,在过去几十年经国家出售的犹太人财产是否也应当归还犹太人?在
这个问题上。由于事隔五十多年,当事人多数已作古,法国政府倾向于设立赔偿
基金,并准备将无人认领的财产转交犹太人组织。犹太人组织虽再三强调,归还
财产首先是个道德问题,其次才涉及到具体的归还问题,但今后是否会坚决要求
清算老账目前还不得而知。

  不论今后事态如何发展,财产问题如何处置,当前法国社会总算是在“尽管
对受害人赔偿已无济于事,但这一代人勇于面对历史事实却是刻不容缓”这一方
面达成了共识。

  ※俄罗斯国会的决议

  就在法国政府作出上述决定的前一星期,俄罗斯国会就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从德国境内收刮的艺术品(战利品)的处置问题,作出了“永远归属俄罗斯”的
决议。该消息传出后,在中西欧并没有造成太多的反应。给人的印象是,欧洲国
家也把俄罗斯议会所认为的理所当然视为理所当然。然而知情人士却指出,其他
国家之所以默不吭声,主要原因在于几乎所有的欧洲国立博物馆里都收藏了大量
的战利品(甚至占展览品的多数)。因此果真俄罗斯造成了“物归原主”的先例,
导致许多战利品的原始主人相继提出归还或索赔要求,反会给中西欧国家带来无
边的麻烦。

  如果把以上两事件作一对比,必然会衍生出一系列其他问题。例如,面对历
史事实是否有个五十年的上限?物归原主原则是否仅仅及于作为个人的受害者而
非作为国家的集体?赔偿问题是否归根结底仍然是一个“告诉乃论”问题,而非
自动自发或自觉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