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轴心”的法律战场

                              俞力工

  美、英联军3月20日向伊拉克进攻之前,笔者曾就联合国这12年所起的作用,
作出“充当美国的清道夫”评语。情况的确如此,如果安理会在这段漫长期间内
对美国的霸权主义稍加抵制,则美国今日或许不至于如此不把安理会放在眼里,
也不至于如此顺利地对一个极端贫穷、积弱的伊拉克进行赤裸裸的侵略,更不会
借此战争给整个阿拉伯民族与伊斯兰教世界加诸不留余地的羞辱。不过,值得庆
幸的是,安理会毕竟在最后关头顿然醒悟,顶住了美国的巨大压力,拒绝给予动
武授权,由是一方面撤除了美英联军用兵的合法性,往后还给战争犯罪追诉和索
赔提供了法律依据。

  如今,尽管伊拉克战争还没结束,“和平轴心”(俄、法、德)三国已于4月
4日在巴黎提出“要求伊拉克重建工作交由联合国主持”的联合声明。针对此声明,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女士随即于次日表示,美国为伊拉克战争留了血、捐了命,
重建工作自然将由美国主持。英国政府方面,苦于一向以大公无私的姿态,向老
百姓提出“人道主义干预”的用兵理由,如今面对着如此敏感的“重建项目”和
“石油资源管辖权”问题,自然无法公然否定“国家拥有资源的绝对管辖权”的
国际法基本原则,和“伊拉克人民作出了最大的牺牲”的事实,由是,不得不模
棱两可地表示“支持联合国担负重建工作的重要责任”主张。

  其实,美国政府对联合国的期待至多是让它承担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工
作,因此就

  问题本质而言,巴黎会议所强调的“即刻由联合国负责战后重建、托管石油
资源”问题,与美国政府表露的“先由美国支配,后由联合国善后”意向,完全
是南辕北辙。当前“和平轴心”对本身的有限干预能力当然是心知肚明,如今提
出如此主张,目的不外是在法律领域“先发制人”埋下伏笔,以便让美国触犯“
侵略罪”之后,再陷入触犯“侵占罪”泥沼。当然,以美国目前日正当中的军事
实力,无法想像任何国际力量能够把美国按在被告席上,但理论上,有朝一日美
国的胡作非为引起众怒,导致国内民众像国外人民一样杯葛其政府行为,再加上
国际社会普遍拒绝接受美元作为收支、储备手段,则当今的美国领导人未必不会
有步上米罗什维奇后尘的一日。不论远景如何,就近期的发展看来,美国对伊拉
克的“不破不立”政策既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进一步的刺激将可能促成“
西方世界”的瓦解。

  至于重建工作方面,美国政府早已任命国防部部长的挚友、“国防部重建与
人道救援局”的负责人噶那(JayGarner)为往后支配伊拉克的“民政协调官”,
专门负责组织美方的23名行政官员,以及在一段过渡时期后由伊拉克一方“取而
代之”的伊拉克内阁成员。

  据报道,葛那除上述职责外,还兼具美国SYColeman军火公司首脑的身份,在
其部署之下,凡国务院推荐的人选(如资深外交官),多被葛那以“太过官僚气”
为由加以排斥,而自己所安插的人选,多数为属于“鹰派”的政客(如前中情局
局长乌什里Woolsley)。美国内阁成员多有石油集团与军火工业背景的事实早已
是众所周知,如今该利益集团继续向伊拉克插手也是最自然不过。美国毫无疑问
是个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谁能统治美国,自然也会热衷于作些统治全世界的尝
试。

20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