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基础与代价

                              俞力工

  百年以来,通过武力征服、文化商品的诱惑,原本无需要着衣的热带地区、
雨林地区,其原住民都陆续穿戴了对自己身体健康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欧式服装。
这种盲目接受外来文化价值观的原因无他-强势文化总是有较大的说服力。商人
制作广告促销商品时,鲜有考虑消费的合宜性者,相反的,都像宗教家一样,强
调“信则灵!”。

  继共产集团土崩瓦解后,全球化、市场化运动所面对的障碍,惟剩下少数不
结盟国家与伊斯兰教社会。于是乎,“民主”、“自由”便成为最发展商品经济
的最佳促销手段。

  以前属南斯拉夫的波斯尼亚为例,这个在西方国家护驾之下新成立的国家,
本来严格说来只有属于同一民族的两个对立群体(塞尔维亚人与克罗地亚人),
但经过外界的宣传教育、挑拨离间、大打出手后,便形成了塞尔维亚民族、克罗
地亚民族和所谓的“波斯尼亚伊斯兰教民族”这三个势不两立的“民族”。在此
基础上,如果硬要推行民主议会选举,则各选民只会投“自己人”的票,如此,
还不如实际一些允许各自为政。然而为了维护“抽象的统一、实际的独立”,便
不得不借助外力(联合国)来维系虚幻的民主与统一架构。“抽象的统一、实际
的独立”的好处在于这个国家永远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永远需要外来的干预。

  科索沃的情况说来也大同小异,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进行了长达78天的狂轰
滥炸之后,随即接管了科索沃。几年下来的经营结果是,在北约组织、联合国的
眼皮下,阿尔巴尼亚人把塞尔维亚人基本上清洗得一干二净,同时即便如此,也
不能保证几个阿族团体的和平竞争。不过,关键是,科索沃的相对独立,削弱了
南斯拉夫,也增加外来干预的理由。

  另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自然非阿富汗莫属。这个山头、土霸林立的部族集合体,
从来就没有形成过国家、民族观念,也丝毫没有培养出民主、法治精神。谈及男
女平等、世俗化、现代化,还非得实事求是地承认,七、八十年代受苏联影响时
期曾一度达到最高峰。如今,经美国“反恐占领”后,就始终无从推行民主选举。
最后,为解决实际问题,不得不求助于该地区历来实施的“军头协商制”。至于
治安、安全方面,中央政府在亲苏时代至少还能有效统治首都喀布尔。如今,美
国挑选的儿皇帝在600名美国军人的保护之下,性命还旦夕不保。不论如何,在这
样一个鸟不生蛋的山区推行“自由、民主”,至少能够达到建立军事基地、控制
中亚石油、油气资源目的。

  言归正传,伊拉克何去何从?首先,北部库尔德族从来就没有国家观念,更
一向拒绝与阿拉伯民族认同,91年以来甚至形同独立。但考虑到其人口稀少、武
力薄弱,想不至会贸然背着美国、土耳其的意愿争取独立。南部,以伊斯兰教徒
什叶派为主的居民的全部兴趣一向在于本教派的自由发展(或扩张)。中部人口
虽然仍以什叶派为多数,但毕竟官僚阶层、知识分子、工商业主多为较倾向于世
俗化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因此占领当局还不至于为了借重毫无行政经验的什叶
派居民而排挤有能力、有经验世俗派。美国政府更可能的做法是,尽快恢复原有
的民政组织(如公安),而后再逐步加以改造。鉴于此,今后伊拉克的整体发展
就极可能步上波斯尼亚的后尘,即建立一个形式上的统一国家,而具体地将该国
一分为三。至于民主议会道路,似乎还得模仿阿富汗的办法,采取美国主导下的
“山头协商制”。过去,萨达姆为求国家统一,推行的是资源国有化和培养阿拉
伯民族国家意识,压制的是与民族主义相悖的原教旨主义和少数民族自治权益。
往后,即将执行的怕是政权-原子化、资源-民营化、民主-形式化、军事-非
武装化、国防-美国基地化。统而言之,在这个新

  体制下,消费者该留意的是,“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商品务必追求等
价交换。


2003/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