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暴制暴

                              俞力工

  本日(11日),瑞士著名的军事评论家叙达赫(AlbertStahel)表示,“伊
拉克国防力量瓦解如此之速,原因要么是91年战争已使其战斗力丧尽,要么军方
领导多为萨达姆亲信,由是不具备专业能力。至于美国,轻取伊拉克依凭的是绝
对优势,而非任何独特战略;其战略轰炸,与其说是精确的外科手术,不如说是
有意无意伤及无辜的大棒。”诚然,美国的军事力量为数十年来对付华沙集团所
装备,如今牛刀小试,怎能不像大象闯进瓷器店,玉石俱焚?

  巴斯拉、巴格达市陆续“解放”后,电视画面不时出现打砸抢的镜头,但最
令人扼腕的是,缴械的民兵每每遭到反政府派人士乱棒打死。此外,报道传来,
中部某地也发生两位什叶派宗教领袖遭人刺杀事件。不难想像,东北部基尔库克
市陷入库尔德族之手后,还会发生多少冤冤相报的惨剧。笔者无意涉入“占领当
局有维持社会治安义务”的国际法规定,想要提示的是,当前所出现的以暴制暴
和冤冤相报乱相,正说明世界上的确还充斥着暴力社会和幸灾乐祸的旁观者。

  试想,如果西班牙、英国、美国政府突然出于某种原因土崩瓦解,应当不难
捕捉到众多巴斯克人、北爱尔兰人、黑人(1/3年轻人有坐牢记录)、穷人上街雀
跃欢呼的镜头。如今,由联军战车牵着跑新闻的记者们,能够如实反映点广大阿
拉伯人民的心情吗?其实,问题关键在于,伊拉克与南斯拉夫一样,一向就不是
个具有同类性(如日本、德国)的社会,为了摆平对立族群间的激烈矛盾,为了
维系国家的统一,除了高压之外就别无其他办法。至于欧洲联盟的经济整合,也
是高度发展的欧洲经历了数十年努力的史无前例的创举。为何某些西方国家一旦
跨进“民主”、“富裕”门槛,就能够面不改色地对某些政治落后的盟友鼎力相
助,而对另一些不听命的弱小国家忍无可忍呢?

  今后伊拉克的局势无论如何发展,只要民族矛盾、宗教冲突、资源分配不得
妥善解决,就必须要有强制力量维持秩序与安定。究竟这种强制力量来自本土或
外界较易为伊拉克人民所接受,还有待事实证明,不过可以断言的是,一旦社会
矛盾激化、纷争四起,届时媒体的报道重点肯定不是“以暴制暴何者更暴”,而
是“暴力为民主的前提”,“暴有暴的必要”。2003/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