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后的两个战果

                              俞力工

  处于后现代时期,最有趣的现象就是主流媒体对国际问题设有“删除”指令,
不论某事件曾经如何渲染、如何夺人耳目,如今只要失去宣传价值,便立即打入
冷宫。以波斯尼亚、科索沃两地为例,民族纠纷虽然丝毫不见好转,难民回归一
事更是遥遥无期,但是热战既已结束,媒体又随着其他热点而转移视野,于是便
给人留下一种“没消息即是好消息”的错觉。

  阿富汗战争结束后不及两年,塔利班残余势力到处放冷枪,已有死灰复燃迹
象。美国扶持的卡赛总统一旦缺少500名美国安全人员的保护,便随时有杀身之祸。
迄今中央政府的政令仅仅对3个省的局部地区有效,影响力则远远不及80年代苏联
支持下的傀儡政权。卡赛政府虽已与美国签订铺设管道、将中亚油气输送至巴基
斯坦出口的协定,但由于安全无法保障,该工程只好推延至无限期。最令人感到
难堪的,则是数星期前联合国麻醉药品和犯罪管理局(UNODC)所发表的“毒品调
查报告”。据该机构调查,塔利班政权主政后,该国的鸦片产量曾翻了一番,19
99年最高峰时达到4565公吨。经过联合国的不断交涉与外来压力,塔利班政权于
2000年将产量压低到3276吨,2001年甚至减少到空前的185公吨。这现象,说明塔
利班政权的果断与有效性。然而,经美国将该政权摧毁,其鸦片产量便攀高至去
年的3400公吨和今年的3600公吨,这意味着,该国的鸦片产量又占据全球的3/4。
从该国(共32个省)鸦片生产地的分布情况观之,塔利班时代约有18个省从事鸦
片种植,如今,已高达28个省。也就因为产量突然暴涨,国际市场价格随之猛跌,
使得鸦片农今年的收入还不及去年。然而就全国鸦片生产、加工、销售的收入而
言,约占国内总产值的一半。阿富汗的鸦片一旦提炼为海洛因,辗转之下最终目
的地主要还是美国。美国与其如此吃力不讨好,两年前不如委婉地委托塔利班政
权摧毁“基地”恐怖主义集团,说不定本拉登早就逮捕归案,恐怖分子也一网打
尽。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主流媒体有关该国的消息尽管一天少于一天,占领
军遭遇的打击实际上却是一天多于一天。美国最初的策略是,通过联合国安理会
1483号决议追认美国的“管理当局”地位,由是从法律上摆脱了往后以“战争罪”、
“侵略罪”起诉美国的可能;继而,又要求安理会通过1511号决议,给予“摇摆
不定的国家”一个“派遣支援部队和分摊重建开支”的法理依据。但是,此后在
马德里召开的认捐会议上却仅“筹集”到330亿美元。这要比预期的500亿金额少
了许多,同时认捐的款项大多属低息贷款,现金则仅有40亿。

  至于外国军事支援方面,原先美国最大的希望寄托于土耳其的1万支援部队。
“不巧”,却在伊拉克过渡政府(管理委员会),尤其是库尔德族的强烈反对之
下使该愿望化为泡影。如今,随着美军死亡人数和国内反对声浪和的增加,美政
府由是打着“伊拉克化”的算盘,即像当年放弃越南那样,预先通过“越南化”
政策让越南人直接参与所有战斗。然而前后不同的是,当年美军决心撒腿就走、
坐视北越部队的南下和统一;如今则可能为了控制油田和战略要地而保留部分美
军。结果是,只要美军一天不彻底撤退,伊拉克就一天不得安宁;局势越是混乱,
则亲美政府越是需要美军的驻留。巴勒斯坦动乱从1948年算起,边打边谈、不战
不和的局面已跨过了55个年头,这期间,美国既是调人又是最大的石油与军火贩
子。伊拉克,大体上不出50年其石油即将采光,届时整个中东地区即便发生类似
卢旺达的种族灭绝事件也改变不了美国“危国不入”的高姿态。2003/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