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难民问题何时了?
  
                               俞力工

  自去年9月以色列、巴勒斯坦纷争激化以来,一个最突显的现象就是:过去,
生活在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不曾参与反以色列的暴力活动;如今,该地区竟
有不少的巴勒斯坦人为支持被占领区的阿拉伯弟兄,不顾一切地进行斗争。如此
一来,以色列人民更加为自己的安全感到忐忑不安,因此,一方面在选战中给强
硬派铺平了执政的道路;一方面也引起各方揣测,沙龙上台后是否会为了一劳永
逸,趁机把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也一并赶走。 

  最近,克林顿总统卸任之前曾为以、巴纷争进行调解,结果无功而返,其原
因除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之外,最棘手的便是巴勒斯坦难民问题。巴勒斯坦当局
在谈判期间始终援引1948年联合国大会《第194号决议》,坚称370万巴勒斯坦难
民具有返回故居的权利;以色列一方则只愿让少数难民以“家庭团聚”名义返回
老家。 

  巴勒斯坦难民究竟有多少?为何事隔50多年问题仍不见解决,责任在何方?
难民的前途为何?以下,为有助于读者对该问题的了解,笔者在介绍难民产生的
经过同时,也将列举以、巴两当事方的辩解。 

  最初的难民 

  当以色列于1948年5月15日依据联合国安理会1947年11月通过的第181号“巴
勒斯坦分治”决议宣布独立之后,立即受到阿拉伯国家的联手攻击,但由于阿拉
伯国家不敌,便造成了一般人所理解的“73万巴勒斯坦难民问题”(此为联合国
统计数,阿拉伯一方认为人数多达85万)。 

  对犹太人说来,这73万人之中实际上至多只有35万称得上真正的巴勒斯坦人,
其他则多属游牧为生、居无定所的贝督因人和第一次以、阿战争前不久才移居至
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 

  在巴勒斯坦人看来,不论这73万难民是否地道的巴勒斯坦人,关键是他们流
离失所的命运与巴勒斯坦人毫无二致。 

  增长的难民与永久的难民 

  据统计,1948年因战争而逃亡的“73万难民”经过50多年三、四代的人口增
长(增长率3.9),目前人数已达到370万之多,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西岸(包
括东耶路撒冷)、加沙(此两地约140万)、约旦、黎巴嫩、叙利亚(此三地约2
30万),而这370万人之中约有三分之一始终滞留在难民营内,并长期以难民身份
接受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UNRWA)的援助。 

  依据犹太人的看法,1948年的战争也同时使原生活在阿拉伯地区的犹太人遭
到驱赶的命运,并因此造成82万犹太人难民投奔以色列的大悲剧。如果说,单凭
以色列这弹丸之地先后就能吸收将近300万来自100个国家的犹太人移民,其他小
国家如葡萄牙也能够在放弃若干殖民地时毫不犹豫地接纳多达100万的侨民,而巴
勒斯坦难民尽管每年花费联合国2.8亿美元的援助,却随着人口膨胀而使问题日趋
严重。除此之外,巴勒斯坦难民甚至在其他疆域辽阔、资源丰富的阿拉伯国家非
但无法融合于主流社会,甚至长期受到二等公民的歧视性待遇,其责任自然就不
能单单推诿至战争或犹太人身上,而要检讨联合国无休止的援助政策是否现实?
收容国家是否为了向以色列讨回失地而有意拿难民问题当作斗争、施压手段,而
没有尽到向阿拉伯同胞兄弟施加援手,使巴勒斯坦难民早日安顿、归化、融合的
责任? 

  针对犹太人的批评,巴勒斯坦一方认为,根据一系列国际条约,难民具有返
回原居地,取回原有财产或获得赔偿的权利,因此起码在阻止难民回返方面,以
色列政府明显违背了国际条约的规定。 

  据旁观者观察,尽管巴勒斯坦领导当局在谈判桌上态度强硬,实际上却非常
了解其他阿拉伯国家最感迫切的问题是如何通过和平谈判手段从以色列一方取回
失地。至于难民问题,如果巴勒斯坦人放弃武力收复故土的打算,诸收容国让几
百万难民归化、融合完全不是件难事,但如果巴勒斯坦难民自组武装力量,不听
从客居地政府的指挥,便既可能给客居地带来安全危机,又极易造成社会动荡,
因此反倒成为客居地极欲切除的肿瘤。有鉴于此,阿拉法特当前的处境极为尴尬
和孤立:如果轻易扬言放弃难民回返的要求,便等于失去众多巴勒斯坦难民的支
持;而如果对以色列采取强硬态度,则手头上既没有可以支配的军事力量,又无
法仰仗兄弟国家的支援。因此就近几个月的事态发展观之,阿拉法特唯一的手段
就是煽动乌合之众进行“自发”的暴动,用不断骚扰的办法让以色列不得安宁。 

  面对巴勒斯坦人的街头暴力,以色列始终采取变本加厉的强硬手段还以颜色。
自去年9月以来,350多名死亡者和数千名伤者绝大多数为巴勒斯坦人便是最好的
证明.继本月14日一个巴勒斯坦公车司机撞死8名、撞伤20多名以色列候车者之后,
以色列民众的反应异常激烈,要求赶走东耶路撒冷的百万巴勒斯坦居民的呼声甚
嚣尘上。然而据笔者观察,这种过激反应应当不致付诸实施,原因是如此一来更
会激怒所有阿拉伯国家并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另一方面也会打乱美国对阿拉伯
世界分而治之的战略部署。有鉴于此,以色列现时无论是谁主政,今后必须面对
的选择仍然是,要么继续视阿拉法特为谈判对手并作出更多让步,譬如,放宽难
民“依亲返归”的限制;要么让阿拉法特靠边站而后直接应对狂热分子的挑战。
显然,阿拉法特虽然手无寸铁,但经过审时度势,完全明白自己的筹码虽然不多,
但还不是一手臭牌。 


(完)200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