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辛之死与末日决战



                              俞力工

  本月22日,以色列由空中发射导弹击毙哈马斯(HAMAS,伊斯兰抵抗运动)的精
神领袖亚辛。哈马斯自1987年成立后,一向拒绝承认以色列,主张建立一个多民
族、多宗教和平共处的巴勒斯坦国,因此,它一方面与温和的、民族主义巴解组
织针锋相对,一方面与以色列狠斗不休。

  本来,夹在两个鹰派之间的巴解领袖阿拉法特就如坐针毡,近年来,随着暴
力升级,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人眼看巴解组织无所作为,便陆续倒向哈马斯。如
今,亚辛之死让巴人更加怒不可遏,此后巴解的存在便颇显多余。

  消息传出后,欧洲联盟(包括英国)不约而同地对以色列无法无天的暗杀行为
提出强烈批评。与美国的一味袒护态度对比之下,不由得让人忆及去年攻打伊拉
克时,欧、美之间造成的裂痕。此次欧盟的态度如此坚决、口径如此一致,固然
有部分的反对暴力原因,而避免惹火上身也是自然不过的理由,但最主要的,是
他们终于认识到冷战结束以来的两种病态表现:一是越来越多的政府趋向于拿“
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煽动情绪,以争取民众的向心;一是冷战后的事态发展所体
现的宗教色彩日益浓厚。伊斯兰世界教一方,明显处于劣势与边缘化,由是许多
人认为,唯一出路就是靠一场轰轰烈烈的圣战重新洗牌;以色列一方,人口日益
减少,同时无法指望往后石油资源耗竭之日继续受到美国的青睐与支持,于是也
有不少狂热分子祈求趁早借助美国之力与伊斯兰世界决一死战;美国一方某些势
力眼看着冷战结束、军工体系无所事事,同时鉴于全球化迟早导致80%贫穷化、边
缘化世界人口的强烈反击,不如及早丧其心智和逐个击破。

  值此天下大乱当头,台海一岸不幸也有一股势力,为回避竞争失利责任,或
抬出“圣战”、“出埃及记”怪论,或制造各种“受害”假象,以博取“世界帝
国”之助扭转乾坤。

  虑及上述各种客观及人为因素,华夏民族的明智选项似乎在于不为所动、明
哲保身、加速建设、效仿欧洲。2004/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