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国中国”与美国的神算



                              俞力工

  6月8日安理会为了替即将“接管”的伊拉克临时政府作出安排,通过了美国
草拟的“第1546号决议”。一般媒体普遍注目于新政府的权限多寡与联军的去留,
然而却忽略该决议绝口不谈库尔德族的自决权问题。

  库族为北方少数民族,一战结束后曾有国际会议规定将以投票方式决定是否
独立。由于英国觊觎该地区的石油资源,非但阻挠投票,甚至鼓动国际社会承认
英国所控制下的伊拉克对该地区的宗主权。1991年美国攻打伊拉克时曾教唆库
尔德族起义。待伊拉克当局进行血腥镇压后,美国又拒绝对起义军进行支援。尔
后直到上百万库族受到驱赶,美国才单方面宣布北纬36度以北地区为禁飞区。从
此之后,库族实际上已摆脱伊拉克政府之管辖。去年美军占领伊拉克后,一手制
定的“临时管理委员会章程”中明确规定库族的自治地位。然而目前行政权转移
到临时政府手上时,“安理会决议”却一方面回避自治问题,一方面强调伊拉克
领土主权之完整。按照此布局,今后库尔德地区必然是个“国中国”的模糊局面,
即中央政府有管辖该地区的法律依据;但不通过武力手段对实际统治该地区的库
族当局也奈何不得。

  此情况让人忆及美国90年代先后在波斯尼亚境内建立的两个“国中国”(塞
族地区与克罗地亚地区),以及在塞尔维亚.黑山共和国之内建立的“国中国”
(科索沃)。所有“国中国”的共同点在于:永远处于不战不和局面;诸当事方
永远需要美国的干预、仲裁与驻军;永远需要争取美国的友好与军备。该境况,
与海峡两岸加以对比不由恍然大悟,原来最近提出的6000亿军售计划早在美国神
算之中。200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