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美国的伊拉克布局

俞力工


去年3月6日,笔者在《试测伊拉克战争的后果》一文曾作如下预言:一旦美军挺进,伊拉克一方即便有抵抗之心,也无拒敌之力,因此较可能的结果是个“不经抵抗的占领”。 占领之后,也将大体按照目前“禁飞区”的划分(未经联合国授权,美、英早已禁止伊拉克的飞机在北纬36度之北与33度之南飞行)将伊拉克分割为北、中、西三部分。根据客观的 分析,伊拉克的民族关系复杂,宗教信仰多样化,部族色彩浓厚,仍旧不具备民主议会道路的条件,一旦外来势力直接干预,除了把传统的权力、资源分配重新组合之外(一如阿富汗), 并不能带来实质的“民主”变革。

如今,即便美国提早两天将部分行政权移交“过渡政府”手中,美国特使布莱摩也故 作姿态地飞回美国,实际的情况却是,以美军为主的15万大军将无限期地逗留在伊拉克; 而所谓的伊拉克 “恐怖主义” 根本就是典型的反侵略战争。除此,最令人感到忧虑的是:一方面,占人口多数的阿拉伯族坚持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也支持的“统一”局面;另一方面,已形成独立王国的库尔德族却绝不放弃民族自决权;表面上,阿拉伯族均坚持统一;实际上,两大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激烈斗争已形同内战。

这种混乱局面,如果不受外力干预,经常可在若干张力的碰撞之下,迅即取得某种妥协 和稳定。譬如伊朗什叶派的统治,以及萨达姆时期以逊尼派为主所占的优势。但是,如果有 外力对各个交战团体进行支援,则可能形成永久性的不战不和局面,其例如以、阿斗争,海 峡两岸,阿富汗、科索沃,波斯尼亚,朝、韩等等。就伊拉克而言,问题迟迟不得解决的最 大受益者自然是美国的军工体系和石油利益集团,原因是只要该地区的张力不断,就永远对 美国驻军、军火有所需要;同时为支付代价,各地方当局必须源源不断地大量抛售资源。最 终,资源耗尽之日(估计不会超过50年),也就是将该地区弃如蔽屣之时。

至于各个张力之间要靠什么力量来维持其“稳定的不稳定”呢?当然首推联合国及北大 西洋公约组织所组织的“维和部队”。如果能够看透为何美国在攻打伊拉克之前,需要联合 国出面销毁一切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而到了进行“战略部署”期间,国际组织突然又变得“无 关紧要”(irrelevant);最后,一旦部署就绪,国际社会的投入就又显得“责无旁贷” , 其战略家高瞻远瞩的本事便不能不令人折服了。

由是,理论上,上述争执地区唯一能够抵制美国战略部署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与不为所 动,但是,现实政治里却少有任何一个当事方能够以泰然的气度承受不间断的挑衅与挑拨。 这点,只要看看台湾一方的折腾与大陆同胞的俱厉声色就一目了然了。2004/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