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何去何从?

俞力工


2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外表示,俄罗斯从来没有将哈马斯视为恐怖组织,因此将于近期内邀请哈马斯领导人前往莫斯科访问。普京此举,顿然引起广泛关注,美国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反应是好。

自1月25日哈马斯在在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胜出后,即造成各当事方进退维谷的局面。一方面,西方国家及以色列始终把该组织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对其采取不接触、不承认的态度;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该次选举为“民主、公平”(布什语),由是又必须正视巴勒斯坦人民的自由选择。哈马斯方面,眼看即将主政,既需要国际社会的承认与资助,又无法坚持武装斗争的强硬政策。值此关键时刻,普京突然打破僵局,向哈马斯投掷橄榄树枝,不啻为国际外交谋略的大手笔。此举,一来给各争议方提供了下台阶,同时又讨好了整个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尤其难得的是,才不过一个星期,便轻而易举地改善了“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帮助美国欺负伊朗”的不良形象。此外,通过此一动作,也让大家清楚看到俄罗斯的外交自主性。虽然,多年来它为了融和于欧盟框架,尽量与欧盟配合,但是,也不时能够透过主动行动,适时把欧盟带出盲区。

当下引起各方关注的是,哈马斯今后一旦执政,将如何面对以巴冲突的3大核心问题,即难民问题,国界问题(包括耶路撒冷问题)和犹太人不断扩充的定居点问题。

1948年以色列建国前后,一共驱赶了70-80万阿拉伯人口(其中包括30-40万左右的巴勒斯坦人)。60年过后,如今其人数已膨胀至370万左右,散居在巴勒斯坦各难民营和邻近的阿拉伯国家。这批难民生活困苦,失业率极高,又遭各“庇护国”的歧视待遇。无可讳言,难民回归问题始终是个无从解决的问题。

就国界问题而言,当前所谓的领土划分问题或国界问题,并非是1947年联合国大會第181号决议所划分的土地。根据该决议,以色列应当只占有巴勒斯坦地区的56%土地。但是通过几次战争,以色列的占领地区便扩充至整个地区的80%。甚至在1967年战争之后,以色列还不断通过定居点的建立,实际占据和控制巴勒斯坦人所剩的20%的土地的一半以上(西岸犹太移民人数约达20万)。如今所讨论的“归还巴勒斯坦领土”,实际上是指恢复1967年战争前的状态,也就是说,恢复在此之前巴勒斯坦人拥有的20%土地,其中,自然也包括大部分犹太人非法定居点。

按照联大181号决议,耶路撒冷应当成为联合国托管的国际城市。如今西城受以色列控制,东城除了部分犹太人定居点(单单西城犹太移民也已达20万之多)之外,大部地区为巴勒斯坦人居住并受其自治政府控制。至于位居耶路撒冷中央的老城,占地虽不足1平方公里,却划分为巴勒斯坦人、基督教徒、犹太人、和亚美尼亚区。耶路撒冷同时为犹太、基督、伊斯兰三大宗教的圣地,以色列建国以来,虽然多次大打出手,但各当事方多不敢伤及该圣地,同时也不敢贸然提出独占耶路撒冷的主张。

显然,上述情况对巴勒斯坦人极为不利。战争、反抗越是频繁,权益与领土丢失反倒越多。个中原因,除了实力对比过于悬殊、西方国家偏袒以色列之外,更重要的是阿拉伯民族既不团结,又无法洞穿以色列的蚕食策略目的在于制造永久的张力,同时还可通过新的既成事实,来转移巴勒斯坦人对老问题的关注。

以色列的持续扩张,显然超过本身的国防需要,而维持张力的目的,无非是鼓动周边国家以资源出口换取军备。如此这般,既满足了强权的利益,又突出了以色列的地缘战略重要地位。鉴于此,“解决问题”既不符合“公司路线”;而且现实上,上述任何一个问题也根本无从以传统办法获得解决。该现象与台海两岸作一对比,确有许多雷同之处,即维持“不战不和”、“不独不统”状态,最符合美国的经济、战略需要,也最能够让美国“买空卖空”、随时利用新的花招(如台独分子的不断擦枪走火和美国的一再谴责),迫使北京做出美国期待的让步。环顾其它地区,无论是韩/朝,波斯尼亚,科索沃,黎巴嫩,或阿富汗,伊拉克,均不难发现幕后的共同指导思想。

哈马斯之所以获得民众支持,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是法塔赫看不到以色列需要张力,因此始终试图通过抗争与谈判来“解决问题”,而所得到的却是不断的羞辱与民众的失望。80年代末期哈马斯作为法塔赫的对立面、以强硬姿态出现于政治舞台,初时还甚至受到以色列当局的鼓励与容忍。1994年后,巴勒斯坦一方的抗争方式转化为人身炸弹,其实也不应由哈马斯承担所有责任。归根究底,此种恐怖主义活动的始作俑者,还是80年代中期起在阿富汗大规模培训恐怖分子的美国政府(英 、沙、巴基斯坦均参与其中)。如今,哈马斯既登上执政舞台,便面对着无法从事游击战术、无从逃遁的局面。于是乎,今后给哈马斯摆明的出路不外如下几条:一是,与法塔赫组织联合政府,走阿拉法特的老路,其结局则是让民众再度失望;二是,坚持武装斗争,而后遭到以色列的武力铲除;或者...采取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把巴勒斯坦境内各民族、各宗教群体一视同仁,以促进融和、不抗争、不要求的方式对待犹太人,从而让“和平攻势”来消除“张力”的一切着力点,让时间来化解上述三大问题。如此一来,主张和平解决的犹太人社团自然会积极配合,国际社会也不再有任何偏袒一方的理由。外来武装干预一旦失去打击对象与合理性,则整个中东地区将有组合自己的政府,安排自己的资源与前途的机会。当然,要求哈马斯如此改弦易辙,困难度绝对不低于让鹰变成鸽。

2006-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