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世界反种族主义会议”对以色列的谴责
  
                               俞力工


  8月31日,联合国150多个成员国在南非德班市召开了“世界反种族主义会议”。
由于会议筹办单位在“大会宣言草稿”中安排了“永不忘却阿拉伯居民在巴勒斯
坦所遭受的苦难和民族清洗”以及“,基于犹太复国主义的种族主义行动在世界
若干地区的有增无减,以及特别是在犹太复国主义和种族优越论思想影响之下的
歧视性暴力运动的产生,使本次世界会议深表忧虑”几段文字,使得以、巴纷争
成为此次会议的主题,同时也引起以色列、美国等国的抗议,结果虽然以、美两
国仍然派员参加了会议,却刻意把代表团成员的级别降低以表不满。

  联合国通过宣言、决议谴责以色列并非毫无先例。早在1975年10月10日联合
国大会便曾通过《第3374号决议》,明确指出“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和种族
歧视的一种形式”。尔后,于1991年12月16日联合国大会又通过《第46、86号决
议》把上述决议撤销。如今,在“世界反种族主义会议”上再次把旧话重提,究
竟又是出于何种原因呢?

  就“种族”而言,历史上的犹太人或称希伯莱人的血统与阿拉伯人极为相近,
所操的也同属闪米特语的语言。自2000年前犹太人在罗马当局驱赶下流离失所之
后便四处飘零并与各地区的居民混血。因此今天以色列的犹太人固然是个政治、
宗教、文化团体,但已不能成为传统血缘关系上的种族,同时犹太、阿拉伯两族
群之间的争执也就因此不能随意套用“种族主义”来概括。尤其是考虑到一般的
种族主义的主要依据在于肤色,就更是不能把具有返回故土冲动的犹太人当作排
斥有色人种的种族歧视者。

  如果从犹太复国主义的各种书面主张追究,当然也可找到种族主义思维的蛛
丝马迹。例如,19世纪犹太复国主义之父赫泽(TheodorHerzl)便曾以欧洲人自
居并主张“我们要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对付亚洲的欧洲桥头堡,一个以文明对抗
野蛮的前沿基地”。但是,这毕竟是少数谋士为了争取欧洲人助其复国的策略,
绝不是大多数走投无路之下,无奈地投奔巴勒斯坦的朴素犹太人的主张。

  阿拉伯一方其实多有视以色列的犹太人为欧洲人或欧洲派来侵占阿拉伯土地
的代理人的倾向。就此意义而言,其种族主义思维成分还较犹太人略多一些。但
由于巴勒斯坦人处于弱势,因此强调其种族主义倾向也就毫无意义。

  另外,阿拉伯人也不时抨击以色列政府执行殖民主义。但殖民主义也一般是
指基于种族主义的领土扩张或剥削。从以色列政府的阻挠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
支持激进分子在境外建立居民点,拒绝归还占领土地等等方面加以观察,严格说
来属于国际间的一般性领土纠纷,因此称呼其为“殖民主义”就大有偏差。

  1975年联合国大会之所以通过决议谴责以色列,主要原因在于当时第三世界
处于最风云际会时期,此外以色列又与南非结为军事联盟,一下便得罪了所有黑
人国家,再加上以色列当时完全无视联合国的一系列要求归还占领领土和解决难
民问题的决议,于是终于导致该谴责决议的通过。至于1991年该决议的撤销,自
然也与后冷战时期的国际大气候有关。共产阵营的瓦解不只是使得第三世界更加
孤立、无援,同时也影响了阿拉伯集团的团结,除此之外,多数国家也逐渐认识
到-在国际纠纷中过度偏袒一方绝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由是随之加以纠正。

  8月31日联大秘书长安南在会议上表示,他完全可以理解曾经经过纳粹大屠杀
浩劫、死里逃生的犹太人在至今仍不断受到反犹太势力的攻击的情况下会对“种
族主义”指责产生如何强烈的反感,但是尽管如此,却不能期待巴勒斯坦人民忘
却他们所经受的不合理待遇,不论这些不合理待遇是用何种概念加以表达。笔者
认为这不失为十分公允的概括。另外值得顺便一提的是,美国克林顿总统执政的
8年可以说是战后犹太人最扬眉吐气的时期。这期间不仅仅是彻底瓦解了阿拉伯国
家的攻守同盟,同时也迫使许多欧洲国家坦承迫害犹太人的罪责和同意赔偿损失。
或许就因为若干以色列右派政客有持无恐,而于去年9月再度挑起以、巴争端。至
于以色列目前突然又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也与克林顿时代几乎清一色的犹太人内
阁转变为布什内阁无犹太势力有关。(完)20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