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测伊拉克战争的后果

                              俞力工

  上星期三,布什总统着重提出“使伊拉克民主化”和解决伊拉克问题“有助
于化解以色列、巴勒斯坦纷争”。提出前者的目的,自然是继指控伊拉克“勾结
恐怖主义”、“违背联合国决议,仍然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后,进一步为
军事占领的目的添加辩解;后者,则大可理解为“预先向阿拉伯人开张支票”。
一星期来,国际媒体的兴趣随之集中于战争后的善后问题:例如,联合国的出路
为何?欧、美之间的裂痕如何修补?伊拉克如何管理?石油资源如何分配?建立
新格局究竟会引起良性的骨牌效应,还是激化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运动并造成更
多的恐怖主义事件?

  联合国的出路

  据观察,数天内联合国监核组负责人将在安理会再次提出最新调查结果。不
难预料,美国唯有继续矮化监核组的作用一途,而如此作的客观意义在于否定联
合国安理会的作用。在此情况下,安理会若是授权美国对伊拉克进行军事制裁,
则等于接受美国的单边主义和领导地位。同时若是有朝一日无法收拾乱局,背上
“八国联军”黑锅的联合国将无弥补、转圜余地。但是,如果安理会否决授权案,
美国将视联合国为“虚设”(irrelevant),由是在无联合国授权情况下仍将对
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联合国若干关键成员考虑到横竖要受到冲击,为维护本身
的超然地位和章程精神,动用否决权反对授权案的可能性居多,尽管如此一来将
面对美国杯葛、报复的后果。走笔至此,突闻俄、法、德三国首脑在巴黎宣布“
将不会接受一个带有动武内容的授权决议”。另据俄罗斯总统5日对记者透露,中
国一方也持同样立场…。联合国监核组负责人布里克利斯原计划于本月7日提出报
告,上述三国赶在其之前发表声明,主要目的之一不外是重申对监核组的支持,
由是减轻监核组从美国一方所受到的压力,因此该“和平轴心”的声明大可理解
为“先发制人的否决行动”。

  欧、美的裂痕

  两星期前的全球性大游行,揭示一个有趣现象,即越是支持美国的国家,如
意大利、英国、西班牙,其国内游行示威的规模越大。就中西欧范围而言,80%
以上的人民反战。就联大先后发言表态的国家看来,反对动武的国家也占绝大多
数,这一切,起码说明这次军事行动的“民主”基础大有问题,因此,采取不民
主的手段去建立“民主”的伊拉克本身就成为一大笑柄。另外,欧洲许多国家反
战,也说明这次伊拉克事件的实质并非是媒体经常议论的“文化冲突”;而是国
际金融集团所主导的全球化过程中,产生了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间矛盾的激化,
以及,发达国家间的利害冲突的加剧。中西欧若干国家之所以反战,除了对十多
年来美国的颐指气使无法继续忍受之外,也的确担心市场经济深化、扩大所导致
的贫富矛盾问题,可能在美国的蛮干下蜕变为不可收拾的全球性文化冲突。

  911事件之后没两天,美国国防部长即主张“先攻伊拉克,再战阿富汗”,这
显示了美

  国的鹰派认识到可以利用该事件四下出击,直到完成主宰全球、建立新秩序
的目标。中西欧若干国家自然洞穿美国的盲点,即美国于冷战结束后突然便无视
俄罗斯这个核子大国的作用。据这些国家的看法,只要美国仍然缺乏核子战争的
承受力,它就永远得顾忌俄罗斯的举手投足,同时只要若干欧洲国家稍微对俄罗
斯表示接近,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就全盘落空。因此不论今后美国如何处置中东
的石油资源,欧洲大陆即便不出一兵一卒,分配开采权益时却不能忽视欧洲的要
求。就此意义而言,美国鹰派的冒进,客观上并没有提高美国的国际地位,反而
是加促了中西欧与俄罗斯的团结。

  对伊拉克的战争与控制

  最近德国外长曾公开提到,911之后,联合国监核组长达8年的销毁武器行动
与美、英两国的轮番轰炸,对伊拉克武装力量的破坏规模远远大于91年的战争。
此外,笔者需要补充的是,联合国十年来对该国加诸的经济制裁早已使其贫困不
堪。鉴于此,一旦美军挺进,伊拉克一方即便有抵抗之心,也无拒敌之力,因此
较可能的结果是个“不经抵抗的占领”。占领之后,也将大体按照目前“禁飞区”
的划分(未经联合国授权,美、英早已禁止伊拉克的飞机在北纬36度之北与33度
之南飞行)将伊拉克分割为北、中、西三部分。根据客观的分析,伊拉克的民族
关系复杂,宗教信仰多样化,部族色彩浓厚,仍旧不具备民主议会道路的条件,
一旦外来势力直接干预,除了把传统的权力、资源分配重新组合之外(一如阿富
汗),并不能带来实质的“民主”变革。尤其是在土耳其势力的参与之下,伊拉
克北方库尔德族与突厥族(也有100多万人口)之间的矛盾反而加剧;东南部什叶
教派甚至可能演变为独立王国而对沙特阿拉伯(也有众多的什叶派人口)直接造
成冲击;最坏的情况下,甚至会把伊朗拖入混水;中部地带,经萨达姆领导的复
兴社会党的长期经营,大小官员早已结为一体,因此除了外来势力的全面军管,
数年之内别无其他妙方。至于军管,一如克索沃军管所面对的情况:白天是走出
兵营的军管当局的天下,半夜则是彻底的无政府主义混乱。萨达姆的王牌不在于
其共和军的武装力量,而在于盘根错节的官僚机器和不易摆平的部族利益。

  石油资源

  美国推行单边主义、巩固独占鳌头地位固然依凭的是军事实力,但取得一系
列国家的支持,所靠的却是财力,由是占领伊拉克之后,必须得相当程度地依靠
伊拉克的石油收入来支撑庞大军事开支,并填补向所有主战国家开具的支票。由
是,充斥国际市场的石油,固然可一时降低其国际市场价格,从而产生刺激全球
经济的效果,但美国对中东石油的垄断地位将无可避免地伤害市场经济的运作,
伤害其他国家在此区域的经济利益,其副作用则是:突出中亚石油产地的战略地
位;加促许多中西欧国家与俄罗斯这个石油大国之间的合作。

  原教旨主义

  笔者近年来多次为文指出,原教旨主义的产生不过是对商品文化扩展的反弹。
当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资本主义(包括民族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在某些地区
相继失败后,寄希望于“以传统的宗教力量维系社会的稳定与传统文化价值”便
成为凝聚各种社会力量的唯一分母。如果国际社会对该运动予以容忍,则经过若
干时日后,当地人民自然会逐步摆脱清规戒律的束缚,而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走
向开明(如伊朗),而如果对其进行围堵、围剿,甚至拉一派打一派(如培植本
拉登和基地组织),则可能激化为恐怖主义活动。伊拉克原是中东地区少有的世
俗化国家,对原教旨主义的控制也一向不遗余力,如今突然大军压境,复兴社会
党分崩离析,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便可能如脱缰之马,一发不可收拾。不过需要
补充的是,美国独占鳌头的物资基础并非是传统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而是冷战
结束前后所产生的金融资本垄断经济。“垄断”当然不宜放在台面议论,于是便
产生了“人权高于主权”,“美国主权不受国际约束”,“人道干预”,“联合
国为无关紧要”,“推行民主、消灭独裁并使之发生骨牌效应”,“非友则敌”,
“先发制人”,“预防性攻击”,“捍卫我文化圈固有的价值观”,“上帝站在
维护正义的这一边”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911事件,不过是让一个怪胎唤醒另一
个怪胎。

  20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