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护部队在阿尔巴尼亚的任务看联合国的和平任务 



  保护部队的目标

  自4月14日以来,命名为“黎明行动”的保护部队,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下,
登陆于阿尔巴尼亚的南方海港。这支由若干欧洲国家分派组成,在意大利领导之
下的6000人部队,将分三个阶段把欧洲国家提供的赈灾物资陆续送至阿国各大城
市,使之不为强人所夺。由于阿国最近的混乱主要由高利贷事件引起,事后军方
又刻意使大量武器落于暴民手中,因而造成权力真空、地方割据的混乱状态。至
于其粮食供应问题,严重性既不及当年的索马里与鲁旺达,也不比当前的保加利
亚更加急迫、恶劣。

  鉴於此,保护部队的“保护赈灾物资”目标便引起多方的质疑。除此之外,
派遣保护部队最初是由欧洲安全合作组织所提出的建议。该组织目前似乎还有意
把赈灾目标扩大到“协助阿尔巴尼亚于六月底进行民主选举”。且不说阿国政府
目前对是否于彼时举行选举还有其他意见,单单就协助选举是否属联合国职责范
围一事也足以引起争论和非议。就这方面而言,美国与中国均曾提出不同程度、
不同性质的批评与忧虑。以下,不妨先回顾一下联合国成立以来就排解纷争方面
的措施与发展。

  联合国的宗旨与发展

  联合国主要系一个集体安全组织,除了具有对侵略国进行集体军事制裁以维
护安全与和平的职责之外,《联合国宪章》还定有调解国际纷争,促进成员国友
好合作和维护人权与基本自由诸目标。就维安问题方面,除了在第七章对军事制
裁作出明文规定外,还在第六章提及联合国可“采取适当措施对国际纷争进行调
解”。虽然,该条款对“适当措施”并没有作进一步说明,但根据联合国数十年
积累的经验,已形成了一套“和平建设”(peace-construction)具体办法。大
体而言,“和平建设”包括“维持和平”(peace-keeping)、“促成和平”(p
eace-making)、“缔造和平”(peace-building)这三项主要措施。“维持和平”
一般侧重于使交战方互相隔离,“促成和平”致力于透过外交手段对交战方进行
调解,“缔造和平”着眼于改变社会经济环境,从而减少或排除引起冲突的因素。
因此大体可以作如此归纳,联合国为了维护和平一般采取军事制裁与和平调解两
种手段。两者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受制裁者为敌对方,而调解对象则不属受制裁
者。

  不足为训的经验

  鉴于联合国本身的空虚,近年来该组织倾向于授权予或委托某一军事团体或
政治团体执行维安任务。以索马里经验为例,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便曾
超越赈灾与维持和平的职权范围,搅和于军阀内战之中。在波斯尼亚的任务方面,
联合国决议原规定为“使交战方隔离与停火”,而实际上却是获授权执行任务的
北约组织单方面对塞尔维亚一方进行军事制裁。

  由于维和部队再三失去中立性,任务目标又有受到大集团操纵的倾向,中国
方面便数度提出了警告。然而此次在阿尔巴尼亚问题上,中国所提出的警告却显
得有些无的放矢。原因是,目前经欧洲安全合作组织协调下派遣的维和部队,即
便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可能会遭遇目标不明确和协调不力的困难,但却还不至于
患有国际宪兵的跋扈毛玻另外,即便阿国还没有达到途有饿殍的程度,但继续恶
化的可能性仍是存在。因此中国方面所提出的“应当解决基本社会经济问题”的
建议虽不无道理,但赈灾毕竟属于刻不容缓的人道主义行动,建议“用远水救近
火”反给人留下见死不救的印象。

  美国方面近年来常持“联合国凌驾主权国家之上,职权恶性膨胀,维和范围
恶性扩大”的态度,同时还有主张“联合国职责应局限于维护集体安全”的倾向。
就前者而言,美国人一向有“联合国或合众国孰为主宰”的认同问题。因此除非
联合国对美国俯首听命,似乎永远不会得到美国的鼎立支持。就“职责”方面,
该问题实际上涉及到是否应当修改《联合国宪章》,如果联合国大会一致同意把
三大宗旨缩小为一个自是另当别论,否则,美国宪法仍归美国,《联合国宪章》
仍归联合国,合众国再是强大,也不应当越俎代庖。

  当下派遣至阿尔巴尼亚的保护部队协助选举之举是否合宜,的确是个值得商
榷的问题。否则一旦成为先例,大多数国家都可成为协助对象。然而不论如何,
阿尔巴尼亚所面临的终究是一个无伤大局的小问题,国际社会只消稍加关怀其问
题便可迎刃而解。


    199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