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科索沃的“政治过程”

俞力工


联合国安理会昨日审议安南秘书长的特使凯艾德(Kai Eide)提出的有关科索沃的境况报告时,决定开始讨论有关科索沃前途的 “政治过程”。

1999年6月10日,北约组织对南斯拉夫进行长达78天的轰炸将近尾声时,安理会即通过一项〈第1224号决议〉,其中,明确规定“尊重南斯拉夫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再次明文承认科索沃是南斯拉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其他“政治过程”可以决定科索沃的前途呢?

笔者于99年6月17日以〈科索沃纷争的启示〉一文讨论该决议时,即指出,该决议第11条第e款“加促政治过程以决定科索沃未来之地位”的规定,为今后埋下“举行科索沃全民投票宣布独立”的伏笔。

在进一步讨论“政治过程”之前,需要着重强调的是,该决议还规定将使科索沃地区非武装化;同时,为维持社会安定,除了将派遣联合国维和部队之外,还允许南斯拉夫一方在科索沃地区恢复警察力量…。

然而,自从北约组织的军队没经安理会正式授权、堂而皇之开进科索沃后,非但不允许南斯拉夫政府遣返原有的警察力量去维护治安;为了避免自己与科索沃解放军发生冲突,也不要求其解除武装;甚至在这短短6年中,还眼睁睁地看着科索沃解放军与当地阿尔巴尼亚暴民,先后杀害2500名以上的塞尔维亚人,驱赶高达20万名塞族居民,全面抢掠塞族人口的财产,彻底破坏塞族人民的文化遗址和教育基地。如今,该“政治过程”已发展到阿族人直接对联合国维和部队进行威胁的地步。鉴于此,科索沃实际上早已在北约组织的偏袒之下进行独立,目前唯一还缺少的“政治过程”便是进行票决,并取得联合国的正式承认。这也就是科索沃问题忽然又提上安理会议程的真正原因。继而需要考虑的问题是,科索沃独立的法理依据何在?后果又是如何?

照理,或说根据国际法规定,国家主权不得侵犯,不得分割,不得干预是天经地义的事。经过战后头20年的努力,国际社会也已达成“仅仅支持殖民地区的独立运动”的共识。既然如此,为何九十年代初期,非属殖民地区的南斯拉夫的部分加盟共和国争取独立时,却为欧盟与美国所支持呢?

简而言之,欧美国家当然知道鼓励分裂直接抵触国际法规定,于是便双管齐下采取了如下的迂回办法:一是,以人道主义主义干预为由,给予分离主义者物资支援和国际承认,而后把此内政事件解释为“国际事件”,旋即对南斯拉夫加以“国际制裁”,以使其彻底屈服;一是,根据当时共产主义集团分崩离析的特点,对国际法做出不利于共产国家中央政府的新解释,即国际社会“有支持和承认原具有自治地位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运动的义务”。如此一来,当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先后宣布独立后,此两地区的诸多塞尔维亚人口(在波斯尼亚即占30%以上)便无法依据“原具有自治地位”的理由,也提出独立的要求。因此,不论塞族人口占多大比例,必须接受新政府、新压迫民族的统治。科索沃之一开始没有便获得欧盟与美国承认为独立国家,原因之一便在于它仅仅是个一般的行政区,不具备加盟共和国的自治地位。其次,自然也要考虑到美国当时兵力充足,不至于像今天一般,岌岌于抽调兵力支援中东。

如今,果真科索沃成为安理会承认的独立国家,一个直接的后果即是:克罗地亚、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人即刻也会提出独立要求。除此,俄罗斯也将不再客气、立即援引科索沃“先例”,要求从前苏联分裂出去的新国家中的诸多俄罗斯人聚集的行政区,如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实现独立。换言之,科索沃独立,将可成为全球所有追寻独立的行政区援引的先例。

安理会如何处理此一棘手问题,显然会引起许多争议。俄罗斯在此问题上将采取何种态度虽有待观察,但可以预料的是,普京对待南斯拉夫的态度应当远远胜过软弱的叶尔欣。至于中国,除了对领土主权这一严重问题将会密切注意之外,如果能够对20多万流离失所的塞尔维亚人的人权问题稍加关心,则不只是替不结盟国家伸张了点正义,同时也狠狠地给欧美国家的阿希里斯脚跟踩上一脚。

2005/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