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 说 难 民

                              俞力工

  9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所谓的《第1373号反恐怖主义决议》,其内
容除强调全球积极配合反恐怖主义行动,封锁恐怖分子的资源外,还有一条较不
为人注意的条款,即:

  “所有国家在给予要求庇护者难民地位以前,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他们没有
策划、帮助或参与恐怖主义行动。各国还应进一步确保难民地位不被恐怖主义行
动的实施者、组织者或协同作案者利用,而且不应以所谓的政治动机为由,拒绝
引渡被指控为恐怖主义分子的人。”

  以笔者之见,如把视野拓宽一些,早期若没有宗教、政治、经济、战争难民,
就不可能出现今天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纽西兰。对比之下,当前的难民
除了没有将土著赶尽杀绝外,没有一点比不上过去的“开拓者”。

  二战后,西方之普遍出现较宽容的收容难民政策,主要原因在于战争期间造
成大量人间悲剧,由是为了吸取教训、突出人权,相继制定了难民政策,同时在
意识形态的竞争下,争相给予难民人道援助。以冷战时期的西方国家为例,凡来
自共产国家的移民,不论其动机为何,均能享受政治难民待遇和一视同仁的欢迎。

  及至共产阵营崩溃,意识形态竞争结束,西方国家纷纷关紧大门,想方设法
置慕名、投奔而来的各种难民于千里之外。最为令人诟病的作法即是,往往由一
个高中都毕不了业的边防警卫对来自不同国家、操不同语言、出于不同文化背景
的难民的庇护要求作出是否接受的决定。如今,通过各方报道,此次参与911事件
的恐怖分子无论旅居任何西方国家,其身份既非难民,甚至还属循规蹈矩的“三
好学生”。尽管如此,《第1373号决议》却作出更加刁难难民的决定,因此就性
质而言,完全与西方所标榜的“人道、人权”文化价值背道而驰。值此“顺我者
昌、逆我者亡”的后冷战时代,任何国家要独善其身或许是死路一条,但起码可
以追求的境界应当是不作帮凶、不作娼。


2001/10/10于奥地利
万维读者网络>每日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