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舞台的数字游戏

                              俞力工

  1月27日,联合国监核组向安理会提出初步调查报告后,次日,欧洲联盟便一
致达成“支持监核组继续在伊拉克进行调查”的决议。美国原就对德、法两国所
坚持的“军事制裁必须事先获得安理会的授权”感到不满,而此刻欧盟的一致决
议虽然只不过是强调“应当给予监核组充分时间执行安理会所委托的任务”,美
国就更是觉得无法消受。于是,两天之后(30日)竟然就出现“欧洲国家支持美
国对伊拉克进行军事制裁”的“八国联合声明”。

  就多数欧洲国家看来,这个“联合声明”发表之前,既没有预先与大多欧洲
国家商议,甚至也没有在这8个国家内部经过充分讨论。以捷克为例,当该国总理
对声明内容提出反对后,即将卸职的总统便擅自签了字,因此就有点黑箱作业之
嫌;其次,葡萄牙、丹麦、意大利均属极右势力不断膨胀的国家,西班牙也于近
年来为增加本国在欧盟的决策权问题上与法、德不睦;至于波兰、捷克、匈牙利
就根本还不是欧盟成员。基于此,该8个国家(包括英国)非但不能代表欧洲联盟,
也不能代表美国所设想的“新欧洲"。虽然如此,欧洲的“分裂”却揭示,极右势
力的确可对欧盟的今后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另外,只要欧盟的实力一天不够强大,
总会有些国家倾向于投靠美国。还有,虽然各国媒体对这“八国声明”的产生做
出各种猜测,一说是“由西班牙政府倡议”,一说是“由《华尔街日报》的编辑
部所促成”,

  但明眼人却很清楚,无论是西班牙或《华尔街日报》均不具备如此影响力和
效率,更何况欧洲国家完全无此需要去制造“欧洲多数国家支持美国”的假象。

  德、法等国尽管对“八国声明”低调处理,但媒体却老实不客气地举出如下
民意调查数字:中西欧有82%人民反对美国在不经安理会授权情况下动兵,东欧
国家也高达72%。该数据,要么说明欧洲人的法治训练强于美国;要么说明美国的
政府、媒体宣传机器较欧洲更加有效…。去年8月底美国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PolicyStudies)的本尼斯先生(PhyllisBennis)曾表示:“如果我们自认为
是法治国家,就不能有流氓国家的表现。如果我们连国际法都不承认,又如何能
对其他国家有所期待?”以笔者之见,后冷战时期美利坚合众国虽时有取代联合
国的冲动,但目前起码还不具备如此条件,因此尚不至于为了伊拉克这局部问题
而贸然打乱整个国际秩序。具体而言,只要美国还有透过外交手段争取安理会授
权的情况下,应当仍会设法适当地照顾各安理会成员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以换
取支持的一票。

  依照《联合国宪章》第27条第3款的规定,安理会的决议“应以九理事国之可
决票包括全体常任理事国之同意票表决之”。根据目前的观察,10个理事国中,
已有保加利亚、西

  班牙、喀麦隆、几内亚、安格拉、智利、墨西哥(较可能)会投赞成票;巴
基斯坦、德国倾向于弃权;叙利亚是唯一可能投反对票的国家,但其反对不具否
决效力。至于具有否决权的5个常任理事国::美、英肯定是赞成票;俄罗斯可能
在赞成与弃权中择其一。中国弃权成分居多,笔者甚至怀疑在法国投反对票的情
况下中国也不会跟着投反对票。这是因为安理会即便不通过授权决议,美国也会
毅然开打,因此与其直接得罪美国,不如退避三舍。除此之外,中国当然还会考
虑到如何在美国占领伊拉克石油资源后维护自己的利益…。如此,美国既然已掌
握了至少九个国家的支持,唯一要防范的是具有否决权的法国持不合作态度。但
是,考虑到伊拉克的石油蕴藏量占世界第二位,美国横竖是慷他人之慨,让法国
多获得点利益应当不是件太过困难的事,否则无法说明为何法国早已调动一艘航
空母舰待命而发。

  总而言之,安理会的授权案肯定是由桌面下的开采权、供销合同、价格保证
所涉及的数字堆砌而成。至于伊拉克人民为了萨达姆政权而牺牲资源、领土所有
权是否有欠公允、是否违反一系列国际法规定,则不会有太多国家关心。不过,
果真美国寻求安理会途径来解决出兵的“合理性”问题,至少还表示愿意继续维
持国际行为准则的起码框架,这要比摆脱联合国、回复到森林法则要强出许多。
国际法说透了不外是国与国,尤其是大国之间签订的协议。在一定的“均势”、
“均稳”条件下,这些协定不仅可保护各国的利益,甚至也能兼顾到合理性与正
义性;而在各国实力对比、力量组合激烈改变之时,国际规范便可能像狂轰滥炸
顿使一个国家倒退数十年一样跟着倒退,至于究竟倒退到什么程度,会给国际社
会带来何等灾难后果?就不知道将来是应该由各大股市的指数还是老百姓荷包里
的钱数来推算了。20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