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联合国

                              俞力工

  本月7日,联合国监核组负责人布里克利斯再度向安理会提出了调查报告。不
出所料,监核组除了赞许伊拉克当局的积极配合态度外,还明确指出“并没发现
该国拥有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监核组还需要数月时间执行核查任务”,
以及,“经调查,国务卿鲍威尔于2月5日提供的若干指控并非事实"。当然,他也
不忘表示“对伊拉克当局是否据实提供所有资料一事仍旧存疑”。

  事后,美国政府随即表示“伊拉克蒙蔽联合国监核组”,“限伊拉克于10天
内销毁所有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近日内将在安理会就第二个决议作出表决”,“对
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将不受安理会的投票结果影响…”。

  联合国这个集体安全组织成立于1945年,为达到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目的,
它制定规范,促使会员国寻求和平手段解决争端,禁止在国际关系上使用威胁和
武力,并规定办法,对侵略国进行集体制裁。

  就伊拉克问题而言,安理会非止明确立案,甚至通过了《第1441号决议》,
责成监核组前往伊拉克进行调查。作为联合国创始国、具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
位、甚至亲自赞同上述《决议》的美国,理当对联合国“采取之行动尽力予以协
助”(见《联合国宪章》第二条第五款)。如果公开对经由各国专家组成的监核
组的能力进行挑战,则完全是对联合国的司法威信和本国的信誉进行破坏。同时
就一般文明国家的司法原则与司法程序观之,美国的霸权作风也的确是令人叹为
观止。首先,西方法律制度的最基本原则在于“无罪推论”和“告诉方有举证责
任”。然而迄今为止,尽管监核组的侦查工作尚未结束,美国政府却再三以对伊
拉克提出子虚乌有的指控,干扰监核组工作的顺利进展,并不时越俎代庖,规定
监核组的调查时限,由是,造成非法制国家的“滥诉”。此外,鲍威尔于2月5日
不经正常程序、绕过监核组向安理会直接提出的若干“线索”,其中便有经证实
为“英国当局抄袭12年前某学生论文内容”的丑事。如此的程序瑕疵,无论在英
美法或大陆法领域,一般均会立刻导致撤消告诉的结果。但是,鲍威尔对此事却
三缄其口,英首相布莱尔竟然还能神色自若地说“起码证明该学生掌握了确凿证
据”。此外,在调查期间,美国、英国所进行的军事部署和轮番轰炸,更是在“
搜集证据”的敏感时刻对被告方施加压力。如此做法,除了构成任何法律制度严
禁的“威逼”之外,还明显违背《联合国宪章》“禁止武力威胁”的规定。

  其次,按一般诉讼程序,即便侦查过程终结,被告触犯法律的证据确凿,还
有个必须经

  过的起诉、审判与执行的过程。如今,美国不待调查结束,便向安理会提出
“军事制裁决议提案”,企图在不给被告答辩、提出反证机会的情况下,立即对
伊拉克采取军事制裁行动。试问,世界上哪有告诉方兼具审判方与执行方身份于
一身的笑话?在没有安理会作出授权之前,究竟谁赋予美国进行军事部署和用兵
的执行权利?难道伊拉克的问题已迫切到“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即刻要摧毁美国
或全世界的地步?”唯一合理的答案是,美国早已决定对伊拉克进行军事侵略,
联合国不过是美国利用来扫清道路的工具。由是,在侦查行动未告结束、缺乏确
凿证据的情况下,安理会对“军事制裁授权案”的态度便极关紧要:如果迁就美
国的高压,则无异于承认强权高于法律,而从此之后,不仅联合国的信誉扫地,
国际法制机制倒退数十年,且为弱肉强食、无法无天的丛林法所取代;如果安理
会作出否决美国的提案的决定,虽然仍不能阻止美国的军事占领,但起码维护了
法律正义。200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