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巧的访问-江泽民主席访意、瑞、奥三国


  继江泽民主席一行结束意大利与瑞士的访问之后,将于27至30日前往奥地利。
此次陪同者除江夫人王冶坪之外,还有副总理钱其琛夫妇,外交部副部长王英凡,
江主席办公室主任贾廷安,国家计委会主任曾培炎,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滕文生,
对外经贸合作部部长石广生,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警
卫局局长由喜贵等。

  本来,江泽民的访问可说是国家领导人每年出访若干次的例行公事。从访问
国家的组合看来,似乎预先也无任何特殊的安排。但是,适逢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对南斯拉夫进行轮番轰炸,江泽民一行在欧洲的“突然”出现便引起超过原来应
有的注目。

  引起注目的原因

  原因之一在于,自北约组织发动攻击之后,中国便在联合国与俄罗斯、印度
等国一道向北约组织提出了严重抗议,认为该组织如此无视于联合国安理会的存
在,无视南斯拉夫的主权不可侵犯性,独断独行,由是造成了恶劣的先例。

  欧洲人较有法律观念,完全了解这次北约组织绕过联合国的军事行动在国际
法上站不住脚,但是,在美国的压力之下又不得不尽点友邦的义务。因此,军事
行动展开之后对联合国及欧洲地区之外的国际反应自然是既表关注又极其敏感。

  二十年来,中国对外政策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从“三分世界”到“韬光养
晦”,早已给人留下了“自扫门前雪”的印象。如今,眼看着北约组织逐步取代
联合国安理会的功能,中国方面的反应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另一个原因是,北约组织成员国政府为了对内部有所交待,不断透过媒体作
如下辩解,即“由于联合国安理会有俄罗斯与中国从中作梗,因此科索沃问题迟
迟不得解决,因此必须由北约组织越俎代庖”。根据这种解释,中国事后在联合
国提出抗议就纯粹是无理取闹。因此,笔者就有几位新闻界的朋友表示,甚想在
记者招待会上向中国的领导人提几个泼辣的问题。

  不难想象,原抱着最单纯的增进友谊目的而来的江泽民主席一行到了欧洲之
后,突然发现无由地还要为北约组织充当代罪羔羊,其吃惊的程度就必定是不小
的了。

  (完)原载《联合早报》1999.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