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极右势力的壮大与欧盟的对策

                              俞力工

  
  6月29日欧洲人权法院决定将指派3名“智者”评估奥地利的人权情况,以供
欧盟参考,是否撤销对奥地利的制裁。奥地利政府对欧盟之不及早取消制裁,不
具体指出结束制裁的期限大失所望,由是于7月5日决定在本年秋征求奥地利民众
的意见,是否授权政府对欧盟采取对抗性措施,例如杯葛欧盟的东扩政策,抵制
欧盟的议案,甚至最终脱离欧盟。

  不难预料,所谓征求民众意见,其实就是以强调自己是“受害者”的方式激
发民族情绪,其结果除了更加激化奥地利与欧盟之间的矛盾外,还可达到凝聚民
众对政府的向心力。因此就客观意义而言,结果是损害了奥地利的国际关系,但
却巩固了极右派所参与的联合政府。

  尽管,自本年初奥地利联合政府组成后并没出现任何恶迹,欧盟14国最初决
定对奥地利制裁时,也仅仅是根据极右派自由党参加政府之前的一些过激表现,
因此制裁措施本身并非根据联合政府的具体“罪证”,而是依据推断,即“既有
极右派参加的政府,必然会有与欧盟精神、政策相悖的行为”,因此在法律上并
非毫无问题,但是,欧盟之所以如此果断地防范未然,主要的原因是当前欧洲范
围内极右势力日益扩大,因此奥地利的问题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必须及时藉惩
罚奥地利来杀鸡吓猴。

  当前,就欧洲范围,除了奥地利有27%选民的票投给极右派之外,瑞士的极
右人民党也取得高达22。5%的选票,德国人民联盟也跨进了两个州议会的门槛,
瑞典、丹麦、挪威的极右派也先后获得15%左右的选民的支持,其他如意大利、
比利时的极右发展趋势也令人感到忧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欧洲的“极右风”除了个别例子基本上与二战前的纳粹
主义挂不上钩,现下支持极右派的选民除了传统的农业人口之外,选民的年龄越
来越偏低,工人阶级的比重也日益增加。究其原因,不外是二十年来在加强市场
机制、消减社会福利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和全球化、一体化的影响之下,许多国家
的地方文化、局部经济利益、民族资本、福利保障收到激烈冲击。因此,就像许
多第三世界的反现代化、反西方文化、反国际资本的基本教义派运动(fundamen
talism)一样,在欧洲范围内也产生了反对国际金融资本、反全球化、反一体化、
反对国际商品文化排斥本土文化、反对削减国家功能、仇外、惧外,以及主张加
强民族工业的竞争性,主张民族利益优先的大规模抗议运动。虽然这些抗议运动
各有不同的地方特点与表现形式,但一般多采取制造危机气氛的手段,多有把本
国、本民族或多数民族描写为“受害者”的倾向,同时也善于利用地方媒体极尽
煽动之能事。

  再以奥地利的情况为例,其实欧洲人权法院作出的决定对奥地利并非完全不
利,因为奥地利虽然在极右派的煽动之下排外情绪高涨,但就政府所执行的外国
人政策而言,也不见得比其他欧盟国家要更加恶劣许多,因此在“智者”提不出
太多证据之时,制裁必然会迟早取消,不了了之。问题是,如今欧洲人权法院所
作的决定又让奥地利极右派抓住了高呼“受害”和扮演捍卫民族利益、民族尊严
的“救星”机会,只要民间不满情绪继续高涨,极右派自由党继续参加执政的机
会就越大,甚至有朝一日单独执政的可能性也越多。就此意义而言,当前的极右
派尽管与早年的纳粹主义不一定有任何联系,但其手段却是似曾相识。(完)


  2000年7月7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