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美国倡议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动机

                              俞力工

  
  自去年10月以来,美国已连续进行了3次反导弹测试,且一再以失败告终。本
月8日的测试又告失败后,俄罗斯政府即吁请美国终止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NMD)的计划,理由是该计划“既与情理不和,技术上又行不通”。

  人类自学会使用石头、标枪、弓箭之后,即面对着遭敌方以同样武器杀害的
威胁。投掷武器的特点即在于可进行远攻,杀伤力大,但却甚难防御,尤其在技
术上不易半空拦截。导弹其实就像是任何投掷、射击武器一样,即便若干国家已
拥有卫星、预警机、激光武器等等先进设备,但要想成功拦截任何导弹,非但还
不具备必要的技术力量,单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庞大的开支也非一般国家所能承
担。

  六、七十年代之交,美国国防部即已提出过“反弹道飞弹防御计划”(ABM)
。此时正值反越战运动的高潮,美国媒体与学术界享有建国以来最大限度的言论
自由,因此在例举一系列的反对理由后,国防部不得不放弃原计划。大体说来,
反对方当时提出的理由为:1.反弹道飞弹系统极易受“假飞弹”的干扰。只要敌
方发射装置了可造成干扰雷达系统的金属片(chips)并在空中引爆,即可在几十
分钟内使雷达系统瘫痪,同时敌方又可趁隙进行大规模攻击;2.如敌方在空中故
意引爆一颗核子弹头,即能在数小时内造成“昏黑一片”(blackout),于是敌
方可趁黑攻击;3.多弹头核导弹的研制与装备已臻成熟,拦截一颗导弹已是极其
不易,要同时对付五、六颗导弹,在技术上难如登天。

  基于以上考虑,美国政府暂时搁置了发展“反弹道飞弹防御计划”,同时又
顺水推舟地于1972年与苏联签订了《美、苏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该条约
的主旨为,为了确保核子武器的威慑力和核子军备的均势,并防止进一步的军备
竞赛,美苏双方作出承诺,保证“相互毁灭”和“两败俱伤”原则,同时在此基
础上,禁止大规模部署拦截系统(仅仅允许在首都及核子基地部署有限的拦截武
器)。

  1980年里根总统上任后采取了一系列的极右政策,对内为越战全面翻案,压
制学术界与媒体的不同意见,执行对资方有利的财经措施,对外则发动一切力量
与苏联进行军事竞赛,意图靠庞大的军事开支把苏联挤跨(outrace)。在反弹道
导弹方面,里根甚至为要胁苏联而提出了要建立一个全面的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star war),但因为相应的军事预算太过离奇,远远超出国民经济所能承担范
围,因而不为国会所接受。虽然如此,值得强调的是,在美国,反弹道飞弹的技
术研究从未中断过,其军工体系利益集团也不曾放弃任何机会鼓动部署该防御系
统的计划。

  如今在俄罗斯明显结束对美国的让步,有意恢复昔有国际地位之时,美国再
度透过克林顿总统提出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并要求俄罗斯修改72年的《
美苏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同时还建议与北约组织盟国“分享反导弹技术
”,其目的当然不外是提请俄罗斯注意,如果蓄意与美国一争长短,破坏美国独
占鳌头的局面,美国当会故计重施,靠一轮新的军备竞赛再度拖垮俄罗斯。

  不言而喻,“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将破坏“两败俱伤”原则。果真俄
罗斯的核武器威慑力受到反导弹系统的削弱,为追求平衡,势必也进行反导弹系
统的研制与部署,其结果必然会刺激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国采取相应措施,
因而展开一轮新的军备竞赛。不难设想,在如此互不信任的条件下,一系列涉及
削减战略武器的条约与达成的协议均将失去任何意义。除此之外,迄今已有187个
国家签署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所禁止的不止是核武技术的扩散,同时也明文
限制导弹技术的转移,因此所谓“分享反导弹技术”完全是对国际条约的赤裸裸
的破坏。

  统而言之,当前最令知识界感到失望的是,早在八十年代,国际上基本已达
成了“处理危机不如预先取消危机因素”、“合作安全取代集体防御”、“大量
核武器非但超过国防需要,反而给全球带来毁灭危机”的共识,在他们看来,当
时也就是在此共识的基础上促成了冷战的结束,因此如今美国突然又提出发展反
导弹系统,显然是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其实,西方知识界有所不知的是,尽管
今天的反导弹技术仍然毫无突破,同时美国的军工体系出于自身利益,必然会藉
各种机会争取更多的军事拨款;但就保守派方面,的确从不认为冷战的结束是由
于上述“共识”所造成,反坚信苏联的让步与瓦解完全是美国强大军备竞赛所取
得的成绩。因此只要世界上还存在任何假象敌,有过“成功经验”的保守派绝不
会放弃军备竞赛的念头。(完)


  2000年7月11日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