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美国总统选举 

                             俞力工


  今天,美国自立国以来花费最多的总统选举终于揭晓,小布什以微小的60多
万票之差赢得第43届总统宝座,而担任了八年副总统职位的戈尔则将于不久向白
宫挥泪告别。

  开票前,尽管民众有诸多民意调查可供参考,但由于两候选人的差距实在太
近,无从预测究竟鹿死谁手。待结果揭晓后,评论界似乎均成了诸葛亮,纷纷指
出戈尔的短缺与疏忽何在。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强国,对全球的影响自然无以伦比
,即便在竞选策略方面也非例外。就为掌握民意取向所进行的民意调查而言,最
早发源自商品推销而进行的民意调查。自从该调查方法应用在投票行为之上后,
各路候选人很快便学会调整自己的立场以求更加符合“民意”。结果自然是候选
人之间的政见几无任何区别,久而久之,政党之间也趋于意识形态一致化和同类
化。当前,选战期间主要政党的实力对比不分轩轾的情况不只在美国屡屡发生,
环顾大多发达国家,其选举现象也都大同小异。就这点而论,美国所起的“龙头
”作用不可谓之不大。

  至于民意的形成,其民主精神的客观性似乎也颇有值得商榷的余地。单单以
大众传媒日日所进行的“设定议题”(agenda setting)为例,无论是集中报道
戴安娜或科索沃,均深深地把某种意识形态取向植入人心,而所谓的“大众传媒
”起码在民主社会里又不外是主要政治与经济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换言之,早在
选民投出神圣的一票之前,其自主性已收到利益集团的左右。如果考虑到大众传
媒所拥有的财力和经常性的开支规模,便可了解每个候选人在竞选期间所进行的
金钱攻势实际上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

  总而言之,当前民主社会多系自由经济社会,其游戏规则除了每几年表达一
次的自由选举之外,完全无法摆脱财力的制约。这种民主方式与其说是“一人一
票”,不如说是“钱多票多”。但是,尽管如此,这种带有严重缺陷的“票决”
方式仍然是略胜依靠“枪决”的办法。

  对国际观察界说来,今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当然是最受关注的问题。当前一种
流行的看法是,美国共和党的孤立主义情绪较为浓厚,因此对国际事务的干预会
较少。鉴于此,中国的评论界便有许多人认为,尽管布什对台湾较友善,但出于
“自扫门前雪”的考虑,上台后反倒会对中国大陆较有利。

  实际上,虽然今后的确可以预料美国更加不愿干预“边缘地带”(如非洲)
的事务,但却不能排除保守政府对外采取更加蛮横、霸道手段的可能性。因此最
为关键者还在于布什时代的外交重点定于何处。如果东亚地区像中东和欧洲一样
成为其外交重点对象,甚至把中国列为主要的假象敌,那么,今后为台湾问题而
与北京政府之间所产生的磨擦就会更加严重。

  迄今为止,小布什是个公认的地方政治家,对国际事务既无兴趣也无常识,
因此单凭选战期间所发表的只言片语不能说明其任职之后的走向。美国政治学界
一向流行一种看法,即每当一位新总统上台,头一年得处理人事,第二年熟悉业
务,第三年执行政策,第四年准备选战。如果这种评论属实,那么如何在头两年
奠定良好的外交关系应当是所有有关国家应当掌握的时机。

(完)200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