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国的大选看民主议会制度
  
                               俞力工


  本月13日,经过36天的“恶斗”之后,小布什终于登上第43届美国总统的宝
座。评论界不乏称呼此次选举为“司法裁决”的议论,言下之意,选举结果所得
之票数并非是决定何人当选的准绳,而是靠州法院及联邦法院的最后裁决,以至
于直到今日,究竟投票筹备方式与计票方式是否公平,哪位候选人的最终票数领
先,仍然引起诸多争议。

  除此之外,称呼此次选举为“意识形态挂帅”的也大有人在,原因是从地方
法院到联邦法院,从社区的监选委员会到州政府,所作出的任何决定都百分之百
地受到政党路线左右。因此,经过这36天的曝露,所谓“国家公仆”、“行政中
立”、“司法独立”说穿了都不过是扮演政党代理人的角色,所作所为也脱离不
了政党意识形态的制约。

  就西方民主政治理论而言,选举,尤其是总统选举,是全体公民行使参政权
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或称公务)。为体现参政的民主性和民意的最优先地位,任
何选举必须符合多数决原则和投票结果至高无上原则。有趣的是,美国这个处处
以民主典范自诩的国家,通过这次选举一方面揭露了其落后的选举制度可以产生
抵触多数决的结果;另一方面又通过司法的介入造成计票结果悬而未决的局面,
同时又在此基础上“技术性”地产生了下届总统。值得进一步探讨的是,两百年
来一般人习以为常,甚至视为理所当然的政党政治究竟有何弊端?笔者首先提出
的问题是,究竟传统大党的党员人数在全体公民人口中所占比例为何?为何西方
社会普遍比例不及 5%的党员人口便占据了全国的行政、立法、司法、经济等等
关键领域的关键职务,同时又永远地左右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为
何绝大多数职业政客多来自各大企业的领导班子,同时一旦下野又自然而然地归
队于大企业?既然全国关键职务均已操纵在职业政客之手,同时又像时钟一样合
作无间地运转,为何又要几年一次地动员老百姓认可他们的统治合法性?当传统
大党之间的政纲内容越来越接近的时候,除了在投票期间的一刹那给选民增加选
择的困扰之外,是否该体制已预设地造成百分之五十对五十的普遍问题?

  毫无疑问,自十九世纪末西方国家的军事官僚先后脱离政治舞台之后,资产
阶级民主议会道路已形成最稳定的政治形式。嗣后在标榜“劳动阶级利益”与“
国际主义至上”的左派意识形态的挑战之下,形成了长达五十年以上的东西两大
阵营对垒的局面。如今,即便在共产阵营土崩瓦解了十年后的今天,透过美国的
总统选举却又明确地让人看到美国广大的选民的地位在关键时刻还不及联邦法院
的几位保守派法官。这说明了无产阶级专政即便不是一条更好的出路,资产阶级
民主议会道路也无有长进。于是,考虑到当前社会的复杂性和专业化发展,似宜
提出其他的构想,譬如,政府各级、各部的首长不是由总理或总统委任,而是产
生于各个专业内部的推选。如果总统、总理、外交部长均系政法专业出身,经济
部长由科班经济专家担任,那么,起码就避免了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的“外行领导
内行”,和资本主义社会“金权挂帅”的弊端。

  (完)2000/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