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全球化”与反“全球化”
  
                               俞力工

  本年先后在西雅图、布拉格、哥德堡(瑞典)、沙兹堡(奥地利)热那亚诸
城市召开的国际高峰会议期间,不仅引起许多民众抗议示威,就其规模而论,甚
至有滚雪球的趋势。当前所谓的“全球化”,说白了不过是指“市场经济的全球
性自由扩张”,言及此,似有需要将其背景略加勾画一二:

  “全球化”实际意味着后冷战时期市场经济战胜社会主义的指令经济;“全
球化”使得“新自由主义”或称“货币主义”的经济观点扬眉吐气,同时也导致
世界性的政治右倾化,贫富的两极化,第三世界赤贫国家的边缘化、孤立化,世
界性无论蓝领、白领阶层劳动强度的加码,生态的恶化,自然资源的耗竭,国际
金融资本的急剧膨胀,国际主流媒体、发达国家商品文化的普遍渗透,民族、地
方文化与利益的受损,民众思维的标准化、单向度化…。凡此种种,自然而然地
把出于各种不同动机的抗议民众组合起来。

  另外需要澄清的几点是:有人把反“全球化”运动与十九世纪反机械化运动
相比拟,因之讥讽其为“守旧”、“不识时务”。持此论者明显忽略十九世纪还
没出现严重生态与资源耗竭问题,全球外汇交易额也远远低于当前的300兆美元(
为同时国际贸易的50倍)。另有论者坚信市场具有自我调节机制,因此认为“全
球化”的反对者是“庸人自扰”。实际上,民主社会的“自由观”与“平等观”
一向互相制约,当政治、经济过度右倾、资本过度自由时,自然会有强调社会正
义的“平等观”者加以制衡,而之所以这么作,原因就在于不能坐视市场经济“
摧毁后的再生”式的“自我”调节。

  最后,尽管国际媒体避重就轻地把镜头集中于示威抗议者中的少数暴力分子
的行动,但却说明不了为何热那亚的八国会议竟招引了近15万的抗议民众,而且
其“主力军”并非左派激进分子而是平和的天主教徒。除此之外,经漏网的消息
与录像记录陆续透露,意大利警察的滥用暴力甚至远远超过缺少暴力装备的暴力
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