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大厦毁灭有感

                              俞力工

  本日清晨笔者尚在阅读欧洲各地媒体对近日《纽约时报》揭发的美国军方暗
地研发生物武器的消息所作的反应。当时,除了对美国的不遵守国际协定的作法
感到无可理喻之外,“如果以色列一味蛮干,受到素有‘穷人的原子弹’之称的
生物武器打击的可能性绝对大于任何其他国家”这一想法一闪而过。之所以没考
虑到美国同样会受到恐怖主义的沉重打击,当然一方面感到美国的承受力大,恐
怖分子似乎无从着手;二方面则认为一般恐怖主义策划者总会对美国的报复有所
顾虑。不料时过仅仅数小时,居然就发生纽约世贸两大厦遭骑劫客机撞毁的严重
事件。事发后,各媒体纷纷揣测幕后策划人为何许人,而目标似乎又不约而同地
集中于本拉宾。

  笔者则相信,幕后主持人不论是何方神圣,必须得具备如下条件:1.有严密
的组织;2.受过类似职业军人的训练;3.具有掌握美国民航布局的能力;4.不怕
报复,或说无后顾之忧。因此细数下去,无论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北朝鲜、
依附阿富罕的本拉宾或巴解组织都得排斥出去,剩下的可能性似乎唯有美国本身
的极右派或邪教狂热分子,或者是早已失势的东欧(包括南斯拉夫)军人或情治
人员。

  纽约世贸大厦不只是美国资本主义的象征,实际上也起着市场中枢神经的作
用,如今突然摧毁,优秀人材、硬体设备的损失不说,单单商业信息的断流便可
能引起风雨飘摇的世界股市的崩盘。

  此次世贸大厦被毁事件起码说明两个事实:一是各当局需要有危机意识,因
此无论是兴修核电站、高楼或水坝,凡事必须得虑及意外的破坏和其严重后果;
一是全球化的世界不过是商场的扩大,既然在商言商,就务必和气生财。如果动
辄狂轰滥炸,夜路走多会见鬼;何况再是艺高胆大也难防自家不学好样的野孩子。

  2001/9/11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