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查兰遭逮捕的前前后后


  2月16日,经土耳其总理对外宣布,已通过一次秘密行动将库尔德劳工党领袖
奥查兰由肯尼亚押解至土耳其后,散居在欧洲的150万库族流亡分子与外籍劳工不
约而同地在欧洲各大城市发起抗议示威活动。此后,十多个希腊、肯尼亚的外交
机构相继为示威人士占领,若干外交使节及其家属也被扣压为人质。大批激动的
库尔德人捣毁、焚烧停留在这些机构门口的汽车并与警方人员发生直接冲突之外,
若干库人甚至还进行自焚以致于造成数人严重烧伤和一人死亡。

  目前在德国生活的库尔德人就有50万之多,其各大城市自然也不能幸免,截
至笔者发稿的17日清晨,虽然绝大多数库尔德人已撤离上述外交机构,但相信今
后这些流亡人士将会集中打击土耳其的各个驻外机构。据最新报导,德国已有若
干土耳其私人商行遭到库人的破坏。

  去年9月,在土耳其的压力之下,叙利亚当局放弃了对总部设在叙利亚的奥查
兰的支持。从此之后,奥查兰便开始踏上流亡之旅。11月12日,当他抵达意大利
之时,即为意当局逮捕。嗣后,在德国拒绝将通辑在案的奥查兰引渡到德国之后,
意大利突然宣布“奥查兰已离境,其下落不明,意大利对其去向并不关心...”。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奥查兰于1月16日飞离意大利,2月初在比利时与荷兰拒绝飞
机降落的情况下,奥查兰所搭乘的飞机曾前往希腊加油。此后,在他遭到逮捕之
前,还在驻肯尼亚的希腊使馆停留了12天之久。据未经证实的消息,奥查兰离开
意大利之后还曾到过白俄罗斯与中东,但由于无法取得庇护,又折返欧洲。

  就奥查兰遭到逮捕的过程,目前也有不同的描绘。据希腊官方所发表的消息,
奥查兰是在自愿离开希腊使馆的路途上遭到逮捕,希腊当局并没有参与其事。另
据一位目击者与奥查兰的律师宣布,奥查兰是在希腊使馆内遭几位肯尼亚的特工
人员押解出去。还有一位希腊官员则表示,奥查兰的被捕事件是在背着希腊当局
的情况下,由美国、土耳其及肯尼亚三当局联手进行的活动。除此之外,媒体上
也出现过“以色列当局也参与其中”的报导。去年12月4日本人曾在《早报》为文
指出,奥查兰之选择投奔意大利,目的不外是借此行动引起国际社会对库尔德民
族的前途的关注。此后投奔希腊使馆,主要原因是希腊一向与土耳其交恶,对库
尔德族的处境也持较同情的态度。因此笔者甚难想象,希腊当局这次会出于改善
与土耳其之间关系的目的,把奥查兰当作“交换礼物”,让肯尼亚特工人员进入
希腊使馆将其逮捕。至于目前希腊驻外机构成为库族的抗议对象,则极可能是扮
演了替罪羔羊的角色。果真笔者的判断无误,今后希腊对美国、土耳其及肯尼亚
的反弹将会非常激烈。

  根据非正式统计,库尔德民族人口大约在2400万上下,其中除约半数居住在
土耳其之外,另有500万生活在伊朗,320万在伊拉克,150万散居中西欧,100万
在叙利亚,30万在阿尔美尼亚。由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当局对库尔德族多采
取强硬的同化政策,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库族便提出民族自决要求,并因此受到残
酷镇压。库尔德民族在国际上极为孤立,以土耳其的库族为例,就因为战后土耳
其扮演着美国最忠实的战略伙伴的角色,因此美国便一向不支持库族的自决运动。
这次在奥查兰的流亡过程中,美国甚至出面干预,要求所有有关国家不得对奥查
兰施以援手。肯尼亚当局之愿意出面逮捕奥查兰,当然不是为了讨好土耳其,而
是美国的影响使然。土耳其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一方面可牵制俄罗斯,二方面
可对付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集团,美国自然不会为了库族的局部利益而打乱全球
战略部署。

  奥查兰事件发生在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争取自决权的同时,的确是赤裸裸地
反映出西方的双重标准。当奥查兰沦落地像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之时,欧美国
家却为了成全阿族的独立愿望,集体地对南斯拉夫当局施加压力。各中原因无他,
西方国家的真正目的在于彻底瓦解南斯拉夫,从而把整个巴尔干半岛纳入西方的
轨道。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曾为了达到惩治奥匈帝国的目的,打着“民
族自决”的旗帜,拼凑建立了一个南斯拉夫,如今过河撤桥,又以同样的名义,
把一个长期和平共处的多民族国家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原载《联合早报》99.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