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总统在国会讲话的宗教内容

                              俞力工

  自十七世纪英国哲人霍布斯提出政治非宗教化理想以来,西方学术界便常以
“冷政治文化”、“热政治文化”概念进行文化比较,意指西方的文明特点在于
政治世俗化,个人的宗教信仰与狂热属于“私家地下室的消遣活动”,反观许多
其他文化圈,其政教不分使得政治带有浓厚宗教色彩。

  就西方文化圈内加以互相对比,学界也常指出,欧洲二战后的趋势就越来越
冷,美国反之越来越热。如今,布什的演讲更是明显表明,当今西方领导人除了
教宗之外就属布什的宗教意识最为强烈了。以下,不妨例举几个较突出的例子。

  1.受难意识:美国是公正、自由、民主的象征,却因此受到攻击,因此意味
着整个自由世界受到攻击;
  2.救难意识:只要全世界向着美国,美国必能领导大家战胜邪恶,获得最终
胜利;
  3.上帝选民意识:美国公正,上帝也公正,因此必能得到上帝保佑,民众只
要祈祷便能产生力量;
  4.东征意识:每个国家必须作出抉择,非友则敌,并将受到致命的打击报复;
  5.殉道意识:为了神圣使命,美国人必须忍耐和作出一定牺牲。

  严格说来,不论任何宗教,凡主张借助武力、暴力对付“异端”者,其本质
均属极端、狂热的基本教义派,就此意义,当前的问题似乎是信奉同一个上帝、
均自认有上帝保佑的基督教基教派与伊斯兰教基教派之间的斗争。此外,西方学
术界的主流意见认为,西方政治“冷处理”的最大原因在于,社会市场经济所带
来的利益“转移”、“收买”了基教派的兴趣与注意力。如此推理,多少可以了
解当今许多社会的宗教狂热主要是因为搭不上或不让搭全球化的快车。因此治根
的办法决不是高压,而是尽快地协助其发展。至于美国的政治由冷转热,则或许
多少与近20年多了点自由经济,少了点社会正义有关。

  2001/9/23 (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