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的反恐怖主义战略思维到中国的自处

                              俞力工

  9月20日布什对国会所发表的讲演指出:1.在60多个国家中有数以千计的伊斯
兰极端恐怖主义分子;2.塔利班政权……通过帮助和纵容谋杀行为,也犯下了谋
杀罪行;3.美国“将不止是立即采取报复行动并进行孤立分散的打击……应当预
料到的不是一场战斗,而是长期行动,不同于我们见过的任何战争。它可能包括
在电视上可以看到的猛烈的攻击;也可能包括隐蔽行动,即使成功也不为人知。
我们将使恐怖主义分子资金匮乏,让他们相互争斗,把他们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
个地方,直到他们找不到避难所或栖身地。我们将追究那些向恐怖主义提供帮助
和安全避难所的国家。每个地区的每个国家现在都要作出抉择。你们不是站在我
们这一边,就是站在恐怖主义分子那一边。从今以后,任何继续庇护或支持恐怖
主义的国家都将被美国视为敌对政权。”

  如此构想果真付诸实施,今后的局面将可能如下:

  1.只要美国政府提出要求,上述60多个国家与美国之间不论是否存在引渡、
打击犯罪合作协议,也不论是否有权申辩或向联合国要求仲裁,似乎都必须与美
国积极配合,否则将遭到类似恐怖分子一般的打击。此外美国又将可能绕过司法
途径,采取与恐怖分子同样的手段,不宣而战,甚或采取“不为人知”的绑架、
暗杀和其他挑拨离间、嫁祸于人的行动。至于所有其他国家,万一对这种无法无
天的行为不敢苟同、甚至加以指责,美国又将如何对付这些“敌对政权”?迄今
“人权与主权孰为优先?”的问题尚未解决,突然又多出“反恐怖主义与主权孰
为优先?”以及“非法稽查、逮捕甚至灭口是否破坏基本人权?”的问题,有鉴
于此,不难预料,往后的天下即便是富裕,也不能指望太平,即便消灭了所有恐
怖分子,随着脏水也一并倒掉了法制和国际组织。这就难怪秘书长安南沉默了一
阵子之后,终于按捺不住疾呼“不要置法律秩序于脑后”;

  2.阿富汗的动乱一如巴尔干固然是周边国家长年感到忐忑不安,亟盼解决的
问题,如今美国率先出头,纠合全球主要国家,再加上“上海五国”的协助惩治
势孤力单、一贫如洗的阿富汗,单单是否小题大作不说,万一取得的是个不战不
和、祸水东流的结果,才真正是达到了“让他们相互争斗”的效果。俄罗斯之积
极响应美国的呼唤,原因不外可藉此为车臣事件辩解,同时俄罗斯与伊斯兰世界
的关系早已到不能再坏的地步。至于中国,尽管近年来疆独分子在本拉登集训地
接受战斗训练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只要中国经济成长同时兼顾少数民族的利益,
随着体制改革能够提升自治权益,假以时日各个民族和平共处并非完全不可及,
由是今后似宜仅仅在精神上给予打击恐怖主义合理的支持,而不必在摸不清底细
的情况下随波淌入“文化冲突”的浑水。有朝一日说不定还需要华夏文化圈挺身
而出、扮演中立调人的角色。

  2001/10/1  于奥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