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谈恐怖主义与来由

                              俞力工

  自911事件后,媒体对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教恐怖主义经
常混为一谈。实际上,占十亿人口的伊斯兰教教徒的绝大多数,就像基督教、天
主教徒(以下通称基督宗教)一样,不过是朴素的信教者,关心的也只是其个人
与上帝之间(而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至于原教旨主义的概念,最早还是指19
世纪美国东岸的某些反现代化基督教团体。这些人反对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商
品文化的扩张,反对传统社会结构的脱序,主张严格地按照圣经、教会的指示维
持社会固有的稳定与和谐。就此意义而言,虽然原教旨主义守旧甚至封建,但无
论是基督宗教的原教旨主义或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多数可视为本地的反潮流、
反现代化运动。伊斯兰教恐怖主义,严格说来也与犹太教、基督宗教恐怖主义大
同小异,均是把宗教作为政治诉求的工具,主张通过暴力手段把自己的带有宗教
色彩的政治主张转变为世界性或区域性的普遍真理。需要强调的是,即便带有宗
教性质的恐怖主义在历史上从来都是非主流,其活跃期也都有特殊的极端因素(
如饥荒、被军事占领:远者有十字军,排犹,近有排华、拉登)。在一般情况下,
所谓的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只要是脱离暴力手段,最好是称呼其为“政治化的伊斯
兰教运动”,其特征在于具有扩张的政治野心,意图建立政教合一的世界,一旦
受到刺激则会转化为暴力行动。有鉴于此,单从策略角度考虑,要想有效对付伊
斯兰教恐怖主义,似宜尽量缩小打击暴力分子的范围,如果肆意扩大事体,不只
是有悖于国际法禁止滥用自卫权的规定,同时也会刺激非暴力的政治化伊斯兰教
运动成员以及地方性的原教旨主义者。

  谈及七十年代末以来政治化的伊斯兰教运动的再度崛起,应当首先指出冷战
期间长期维持着“东欧集团倾向于支持第三世界民族资本主义道路(即第三条道
路),美国为首的西方则多支持保守势力”的格局,因此在七、八十年代之交,
东欧共产主义逐渐势微,而国际资本迅速扩张、两极分化加剧、传统势力受胁的
情况下,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便随着冷战格局的脱序而纷纷寻求自己的道路。伊朗
原教旨主义的夺权与沙特阿拉伯封建领导阶层为卸除民间的不满而积极支持各地
区政治化伊斯兰教运动(即瓦哈比派,也包括支持抗击苏军的阿富汗游击队)的
举止,说明了资本扩张遭遇各地传统势力强烈的抵抗。与东欧集团持有较好关系
的国家如埃及,也眼看着左中右三条道路均不讨好,而使80年前成立的政治化宗
教组织(兄弟会)卷土重来。

  及至东欧集团彻底崩溃,各地左派、工会也遭鱼池之殃,跨国资本夹带商品
文化的渗透力道更是势不可挡(直接导致亚洲经济危机与印尼的动乱),加之西
方军工体系、情报机构、军事同盟也得为自己的继续存在找寻合理依据,而必须
重新树立假想敌人(此际为伊斯兰教文化圈,中国则由于911事件暂时幸免),因
此更加大规模地对若干伊斯兰教国家进行围堵和军事干预(包括为了避免沙特亲
美政权崩溃而在该宗教圣地驻军)。至于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其实不过是沙特封
建政权的翻版,而其始作俑者恰好就是长年支持它的美国、巴基斯坦与沙特,因
此若不是美国干预沙特内政而导致拉登对美国的不满,并于1998年涉嫌炸毁美国
驻肯尼亚与坦桑尼亚大使馆而直接伤害到美国利益,如今塔利班政权非但不会受
到美国攻击,甚至“基地”还可能在美国的利用下继续为所欲为。另据苏丹方面
透露,早在1996年其政府驱逐拉登出境前,便曾为了讨好美国而建议将拉登引渡
至美国,但却遭美国拒绝。而当98年两使馆遭到恐怖分子攻击后,美国却不由分
说地立即派战斗机炸毁苏丹两民营生活用品工厂。

  统而言之,当前的阿富汗事件是个第三世界保守势力与跨国资本之间的一场
较量,浮游大树之间孰胜孰败自是不言而喻,但是如果目标仅仅在于铲除恐怖主
义,则如此残酷的现代化战争或许只会唤醒更多的神风式敢死队员。除此之外,
现下最让人感到纳闷的是,为何谈及打仗,大伙即一拥而上;一提经援,则纷纷
退避三舍?

  2001/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