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谈夹缝中的瑞士

                              俞力工

  经过50多年的酝酿,两天前瑞士公民终于投票决定加入联合国,成为其第190
名会员国。具有500年中立历史的瑞士之所以长期不参与联合国,主要原因是《联
合国宪章》对会员国具有约束性,一旦国家法与《联合国宪章》互相抵触,国家
法必须服从联合国。除此之外,联合国又是一个集体安全组织,每当安理会对侵
略国作出制裁决定,其成员国有尊守安理会决定的义务。

  长期以来瑞士尽管不参与联合国的军事行动,但却一直对联合国的和平工作
积极支持,联合国的一个重要分部即设立于日内瓦市。

  瑞士不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周边又没有敌对国。按理,参加联合国只会增加
国库开支,实际上并无任何好处。这次公民投票获得如此结果自然与政府的大力
推动不无关系,但最重要的因素却是为加入欧洲联盟铺路。

  自从欧洲联盟实施“资金、商品、服务、劳动力”四大流通自由和统一货币
之后,瑞士便逐渐感到不参加区域整合的压力。最使瑞士头痛不堪的则是欧盟采
取统一关税政策,因此每遇有贸易冲突打交道对象不再是平起平坐的个别国家当
局,而是由十五个国家组成的庞大官僚机构。另外,瑞士一向是黑钱的避风港,
周边国家为防止走税、漏税,早就对瑞士政府极度不满,九十年代中期闹得不可
开交的黄金事件(指责瑞士于二战期间收购纳粹德国从犹太人身上搜刮来的黄金
),其实根本就是欧盟修理瑞士的第一步。

  欧洲联盟对内说来固然是个区域性一体化组织,对外则是全球化过程中的区
域性保护组织。处于全球化与区域化夹缝中的瑞士,坚持地方主义自然像是小人
国对抗巨人,先参加联合国而后伺机加入欧洲联盟倒不失为一个自找下台阶和曲
线救国的办法。20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