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的烫手山芋-奥卡兰

  自从本月13日土耳其库尔德劳工党党魁奥卡兰(AabudullahOcalan)在罗马
机场遭意大利当局逮捕之后,已有来自欧洲各地的数千名库尔德人云集于罗马街
头,以游行、绝食和自焚(一死二伤)方式进行抗议活动。针对库尔德人的行动,
土耳其政府一方面除了强硬要求意大利当局将奥卡兰引渡至土耳其,而后在本国
对其进行法律制裁之外,同时又对国内外的土耳其人作出呼吁,即刻向意大利当
局寄发抗议信函并向全世界表达引渡奥卡兰的意愿。当大多欧洲政府对奥卡兰的
引渡问题避不表态之时,19日美国政府却正式表明支持土耳其政府的立常究竟是
给予奥卡兰政治庇护或将其递解给土耳其,对意大利当局说来自然是个极其棘手
的问题。

  奥卡兰流亡意大利的背景

  奥卡兰所领导的库尔德劳工党为了争取自决权益,自1984年作出对土耳其当
局进行武装斗争的决定后,长期在叙利亚政府的默许之下,在叙利亚境内建立军
事基地。劳工党在奥卡兰的直接领导之下,拥有相当15000人的武装力量,不断的
武装冲突也造成了土、库双方不下于3万人的死亡。近年来,由于叙利亚的地位不
断削弱,俄罗斯也不再利用库尔德民族的反抗行动牵制土耳其,土耳其一方更是
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之下放手对国内外的库尔德武装力量进行围剿,于是及至本年
10月份,土耳其当局终于正式向叙利亚发出最后通谍,要求立即交出奥卡兰否则
不惜对叙利亚用兵。如今叙利亚政府虽然没有按照土耳其的要求将奥卡兰押解至
土耳其,但却向奥卡兰下达了逐客令。最初,奥卡兰原向俄罗斯提出庇护要求,
但到达莫斯科机场后却不为俄罗斯所接受,其后,奥卡兰不得已地决定投奔意大
利。奥卡兰之所以决定投奔意大利,原因当然主要是在美、土两国的夹击下,唯
有的“出路”便是向欧洲国家求援,而在欧洲范围内,意大利在接受政治庇护方
面又属最具宽容传统的国家。另一方面,奥卡兰自然也考虑到,即便最后仍不免
遭到遣送土耳其的处置,单单是为引渡事件所造成的国际影响,也多少会引起国
际社会对库尔德问题的关注。因此投奔意大利,可说是设法在牺牲自己之前换取
最大的剩余价值,换言之,在一个最坏的境况下所作出的最明智的决定。奥卡兰
的命运其实是近百年来整个库尔德民族的缩影。以下,笔者将有关问题分别介绍。

  库尔德民族

  库尔德人口大致有2500万之多,大多数分布在土耳其(1200万)、伊拉克、
伊朗接壤地带,少数生活在叙利亚和亚美尼亚。库尔德民族属印欧语系,血统与
伊朗人较接近,多数属伊斯兰教逊尼派。在奥斯曼帝国时代,帝国中仅有统治与
被统治者之分,而无民族利益的观念,因此各个群体还多少能够和平共处。十九
世纪,当民族主义思潮席卷世界之时,库尔德人也随之提出民族自决要求,然而
在上数国家(即奥斯曼帝国及先后建立的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的压迫之下,
其民族自决权却久久不得伸张。更有甚者,许多国家往往出于打击或削弱对方的
目的而扶植对手境内的库尔德反抗力量,由是库尔德民族则被本国政府视为“卖
国”、“叛徒”而予以残酷的镇压。居住在不同国都的库尔德族政治团体之间,
也往往由于邻国的库尔德团体受到本地敌对政府的支持而造成相互之间的仇恨与
争战。以最近的事态发展为例,1990年波斯湾战争期间美国原号召伊拉克境内的
库尔德人武装起义,而当伊拉克政府军进行反击,库尔德武装力量处境不利并导
致两百万库尔德居民大逃亡之时,美国却按兵不动不给予任何支援。嗣后,美国
将北纬36度之北的地区划为非军事区,以防止伊拉克政府军进一步对难民加以迫
害,而其后不久又允许土耳其军队越境至伊拉克的上述非军事区对库尔德劳工党
的武装力量进行扫荡。如今,欧洲联盟提出“土耳其政府迫害库尔德族与违反人
权”的理由阻扰土耳其加入欧盟,而美国却打着让土耳其牵制俄罗斯与阿拉伯国
家的算盘,一方面大力推荐土耳其加入欧盟,一方面又纵容土耳其政府继续对库
尔德民族进行迫害。

  奥卡兰其人

  奥卡兰出生在土耳其,现年48岁,多年来不但直接领导库尔德劳工党,同时
也是土耳其库尔德族,包括海外移民、难民的精神领袖(库尔德人称呼他为“大
叔”)。奥卡兰在叙利亚境内及叙利亚所控制的黎巴嫩地区均建有军事基地,通
过这些基地他不只是遥控着土耳其内外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对土耳其进行攻击,同
时也对欧洲各国的劳工党支部发号施令。多年来奥卡兰设法将劳工党的地位提高
至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即交战团体)的程度,从而在国际社会取得一个受国际法
保护的政治实体地位。由于土耳其在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该
构想不但无法实现,甚至连起码的叛乱团体(insurgentgroup)的地位也不获国际
承认。在这种处境下,库尔德劳工党自然便成为土耳其政府再三指称的“恐怖主
义犯罪分子”,所能得到的至多不过是刑事罪犯的待遇。谈及恐怖主义活动,库
尔德劳工党多年来的所作所为绝对超过一般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的范围,然而问
题在于,同样的恐怖活动土耳其当局也在不断从事。以欧洲范围为例,库尔德族
政治领导人遭暗杀的事件便时而发生,而结果却是,土耳其的领导人一向是各个
国家的座上宾,而库尔德的领导人却沦为无地容身的阶下囚。

  土耳其己所不欲施于人

  土耳其政府一向不顾库尔德民族的特殊性,视库尔德族为“土耳其山胞”,
因此除了采取强制性同化政策、迁徙政策,迫使库尔德人远离原住地之外,还禁
止库尔德族使用自己的文字。当土耳其向叙利亚施加压力时,提出的就是叙利亚
“干涉内政”与“协助恐怖分子进行颠覆破坏”的理由,要求叙利亚政府断绝对
库尔德族的支持,然而在支持新疆独立运动方面,土耳其当局即无法为伊斯坦堡
已成为新疆独立分子大本营之一(另一大本营设在沙特阿拉伯,而真正的智囊团
则聚集在美国的各大学术机构并受美国资助与培训)提出辩解。许多土耳其政治
家甚至公然再三提出“建立一个由巴尔干半岛延伸到新疆的大突厥斯坦”的“雄
伟计划”。就这方面而言,从许多美国战略家所提出的分析报告,也不断可看到
“利用大突厥斯坦对付俄罗斯、中国、伊斯兰教基教派(fundamentalism)”的
企图,以及美国透过土耳其与新疆独立运动之间建立的联系。

  意大利的取向

  意大利政府多年来虽有迎合法国政府的“欧洲自主”主张、逐步脱离美国的
意愿,然而最近在克林顿政府的影响之下,却在科索沃问题上出乎意料地作出了
批准北约组织向南斯拉夫联邦用兵的决定。如今意大利政府所面临的引渡问题毫
无疑问是个严峻的考验,无论最后作出的决定为何,多少可以让人认识到人权概
念在国际政治里的真正份量。(完)

    199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