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人权的代价

                              俞力工

  鉴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残酷与人权的践踏,《联合国宪章》特地把维护和平、
人权与促进合作列为主要内容。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更是详尽地把生存、
平等、自由、财产、集会、结社、工作、社会保障、同工同酬、休假、保健、受
教育、文化生活等等规定为基本人权,然而由于各个国家的处境、起点不一,上
述规定只能视为共同理想与努力目标,因此联合国先后所拟定的一系列人权条约
对签字国仅具道德约束性而不具法律约束力。综观世界,迄今只有欧洲的《欧洲
人权公约》才对签字国起法律约束作用,其条款不仅优先于签字国的法律,签字
国公民甚至可在人权受本国政府侵犯的情况下向欧洲法庭提出申诉,其政府也必
须服从欧洲法庭的裁决。

  冷战结束后,美国独占鳌头地位确立,人权问题顿然成为美国干预他国主权
的借口。此际,凡不及时表态向美国靠拢的国家,例如前南斯拉夫与伊朗,即便
其政府均按民主选举程序产生,却仍然让美国列为打击对象。换言之,不论某些
国家的文化多么悠久,对人类贡献多寡,只要如今不符合美国的战略部署,便“
触犯”人权并丧失存在价值。

  随着全球化与金融资本的急剧扩张,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国际金融市场的组
成部分。此后,任何国家一旦失去偿还债务能力,地位便形同破产,财务内政立
即受债权国及代理机构干预与支配。试想,单凭阿根廷的辽阔疆域和丰富资源就
完全能够在脱离国际市场的情况下自给自足,然而自从融合于国际市场之后,按
国际市场价格估算起来,其国家财富却不及可口可乐公司的十分之一。尤其荒唐
的是,许多弱小国家的政府的实际作用不过是替国际金融资本维护本国市场的利
益,而交换条件就是可以收取大笔佣金和获得巨额贷款。因此每当遇到债务超过
偿还能力情况,整个国家便得随政府的破产而崩溃,工商企业的股份也随着股市
的崩盘轻易落入外国买家之手,老百姓则必须为履行还债义务而支付更多的税金
与辛劳,最后的结果难免是尊严扫地并对自己的存在价值提出质疑。不言而喻,
在此关键时刻,没有人会对工作、社会保障、同工同酬、休假、保健、受教育、
文化生活等等基本人权表示丝毫关心,更鲜有人敢于质问美国,向其靠拢之后能
够取得何等人权保障。20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