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评荷兰的议会选举与同情票

                              俞力工

  本日(15号)荷兰进行议会选举,结果于同日即可揭晓。就投票进行前的情况
看,目前执政的中间偏左派联合政府的前景颇堪忧虑。最坏的情况则是,保守派
基民党将获得最多票;极右派(即星期前遭枪杀的佛图因所组织的政党)可能得
第二高票;执政联盟则退居第三。果真如此,荷兰便有步意大利、奥地利后尘的
可能,即由保守党与极右派组成联合政府,而此结果必然再次造成欧洲的震撼。

  近期欧洲的社会民主党相继惨败,主要原因在于一直投保守党之所好,其执
政内容与右派几无二致。换言之,在推动欧洲一体化与全球化过程中,虽加促两
极化与社会动荡,但却没有担起左派的固有责任维护社会正义。传统左派选民在
极其失望的情况下要么拒绝投票;要么把“抗议票投给右派对手。

  或许由于后冷战时期来自国际右倾的压力太大,社会党人虽感受到亦步亦趋
地随大流将走上绝路,却无法果断改弦易辙,相反的,却施展一些小手段争取选
票,例如荷兰政府在三星期前为了7年前荷兰维和部队在南斯拉夫的“懦弱”表现
而引咎辞职;德国总理则试图以个人的魅力压倒基社党总理候选人,由是闹出最
近的“染发”官司(某媒体报道希洛德染发而引起官司)。

  谈及荷兰维和部队的事件,其实是指1995年前南斯拉夫斯布列尼察地区所发
生的“大屠杀”事件。该事件之一再为人提及,主要原因在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当时就以该事件为由,正式对南斯拉夫进行军事干预(轰炸),并因此导致南斯
拉夫放弃波黑地区的妥协。

  至于斯布列尼察事件本身,经过情况大致如此:自波黑伊斯兰教派宣布独立后,
当地占30%人口的塞尔维亚族和占10%的克罗地亚族也先后也提出独立、分治要
求。在伊斯兰教派不予同意和西方国家一致偏袒伊斯兰教派的情况下,几个族群
大打出手。伊斯兰教派由于不敌,处境极为险恶。1995年终于被迫弃守斯布列尼
察这块伊斯兰教派的“飞地”。据称,在易手过程中,塞族军队屠杀了7000名伊
教人民。究竟死亡人数为多少则至今是个谜。据当时目击德国记者的报道,只见
到400多尸体,同时由于伊斯兰教徒与塞族属同一民族,根本无法分辨死者属何方
;后来据美国军方情报员(见JohnSray的《把波斯尼亚的神话推销给美国-买者
留神》www.suc.org/politics/myth/articles/100195.John_Sray.hmtl)的调查,
也指出该事件的肆意渲染,纯为美国政府与国际媒体的虚构;另据国际红十字会
工作人员与南斯拉夫某教授的调查,所谓7000死者中至少有数千人及时转移至安
全地带,或至今仍在本地的选民名单上(也有3000人左右)。

  有趣的是,一个月前,荷兰一个半官方调查小组经5年的调查后提出一份语焉
不详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既无法具体指出死亡人数,另方面反倒透露死者多为武
装人员。此报告的重点在于指责塞族军方负有主要责任;联合国其次;荷兰维和
部队则没有尽到保护平民的义务,因此荷兰政府负有间接配合塞族军方的无可推
卸的责任。

  此报告一经提出,荷兰内阁二话不说即集体“引咎辞职”。其实,该报告有
意忽略的是,当1994年伊斯兰教派在争取这块“飞地”时便曾杀死了1000多名塞
族人。在联合国划该地区为“非战区”并决定派遣维和部队前往维护安定时,安
理会(当时完全以美国说了算)也没依秘书长的要求配备足够的维和部队。此后
在大国互相推托的情况下,荷兰政府不自量力地派出一百多人去承担这必然要失
败的任务。除此,维和部队的任务在于以中立地位监督和平,而不是像1992年索
马里的美国维和部队那样,支持某一军阀打击另一军阀,更遑论其没有进行军事
制裁的装备与授权。由是当荷兰维和部队一旦发现塞族部队决心要占领该地区,
除了撤退之外别无他途。

  既然如此,荷兰政府三星期前为何要辞职呢?说穿了目的在于争取同情票,
同时反正今天就要进行选举,辞职之后还是得代理政务,因此不过是个战术撤退,
战略进攻。

  俗谓人算不如天算,荷兰政府总辞后竟发生极右派党魁佛图因被枪杀事件。
顿时,举国上下震惊,且悲痛之余自然会有向极右派投出同情票的趋势。如此一
来,执政党的姿态白作,根据民意调查的结果甚至要排名末座。2002/5/15选举结
果揭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