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由《罗马宣言》看俄罗斯的动向

                              俞力工

  自5月28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俄罗斯签署《罗马宣言》之后,俄罗斯正式允
许在北约组织的延伸组织,即北约组织-俄罗斯理事会拥有平等决策权,但其议
事范围仅限于“反恐怖主义”、“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散”、“反战术飞弹”
与“保护平民与救援”,至于北约组织的东扩、军备、联防等核心问题,俄罗斯
仍旧无权过问。

  会议结束后,许多华文媒体认为这是“俄罗斯融入北约和西方阵营的标志”、
“俄罗斯在欧洲大家庭找到落脚的地方”。若干论者甚至试图为“美国把俄罗斯
拉进北约组织”作出解释…。

  北约组织-俄罗斯理事会设立于1997年,其背景为俄罗斯自1992年解体之后,
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对美国再三让步;而北约组织的东扩行动却不断进逼。俄
罗斯政府为了纾解国内民族派的对抗和北约组织带来的压力,便强烈提出加入北
约组织的要求。北约组织方面由是设立了一个延伸机构,即北约组织-俄罗斯理
事会(或称19+1理事会)。

  大体说来,俄罗斯在此理事会面对的是19国集团,拥有的是咨询权而非决策
权,触及的则是些与北约组织核心问题不搭界的边际问题。以东扩问题为例,俄
罗斯对此既定方针便毫无置喙余地,因此只能利用各种机会再三表示反对北约组
织东扩和反对它吸收任何前苏联所属成员。除此之外,从该理事会成立之后俄罗
斯的一贯态度看来,也明显表露出对处于北约组织的“偏房”地位极不满意。

  众所周知,9.11事件发生后,俄罗斯不仅仅与欧洲联盟采取同一口径,积极
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甚至在俄罗斯的中亚势力范围也为美国大开方便之门。如
今,美国除了已在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乌兹别克、阿富汗以及高加索的格鲁
吉亚建立了军事基地之外,本年秋天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北约高峰会议上,
还可能让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这三个前苏联成员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
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一道,加入北约组织。为了不使俄罗斯过于难堪,北约组
织特地将“19+1”的北约组织-俄罗斯理事会改变为如今的由“20个平等成员”
组成的北约组织-俄罗斯理事会。然而,如前所述,俄罗斯的地位不过是由“咨
询”提高到“决策”,至于“偏房”与“登堂入室”之间,还有一条不易逾越的
鸿沟。那么,为何俄罗斯四下碰壁,却又甘受委屈呢?以下,不妨分别探讨美国、
欧盟与俄罗斯的不同考虑。

  后冷战时代国际政治的最大变化之一,即是北约组织的功能已从单纯的军事
联防改变为具有政治功能的军事干预工具,其军事行动范围也从成员国领土范围
扩及所有“有需要”的地区。随着华沙集团与苏联的解体,北约组织的主要着力
点在于弥补一切势力真空,而东扩就是最具体的手段。尽管,俄罗斯最初再三主
张,“后冷战时期,两集团敌对局面消失,北约组织由是失去存在的合理性”,
然而美国的北约东扩决心却不为所动。如果本年底之前能够使北波罗的海三小国
加入北约组织,不久的将来,中亚国家相继“入伙”也是顺理成章。5月23日,什
总统在德国首都演讲时提出:“俄罗斯的改革仍在进行,但前途未卜,因此只有
在实施政治自由、自由经济、睦邻政策和尊重少数的合法权益的情况下才为欧洲
所欢迎”。要说资格,无论从民主、法治、市场经济或任何角度观之,俄罗斯的
改革程度绝不次于上文提及的7个北约候补国家,因此,布什提出的“理由”只能
是明白不过的托辞,其真正让俄罗斯靠边站的原因不外两个:一是避免让中西欧
与俄罗斯结为一体;二是彻底解除俄罗斯的核子威胁。

  欧洲联盟方面,虽然了解美国国家利益优先,却不能否认其冷战时期全球战
略部署发挥了保护中西欧的客观效果,此外既然中西欧主要国家均已加入北约组
织多年,并在国防开支中拨出一定金额的军事摊款,今后即便有摆脱美国控制,
建立欧洲联盟自己的“共同外交、安全政策”的愿望,一时之间在军事、财政、
政治上均不可能解除“美国联系”。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中西欧如果能够融合东、南欧斯拉夫地区,再利用
俄罗斯境内丰富的资源,其综合力量完全非美国所能比拟,但是,实现如此远大
目标必须首先明确两个问题:一是俄罗斯的确志在大欧洲的框架内和平参与;一
是中西欧具有监控甚至分享俄罗斯军事力量的能力。前者,长达70年所造成的疑
虑并非俄罗斯十年开放、改革所能排除;后者,中西欧根本还不具备单独与俄罗
斯谈判军事问题(无论是裁军或军事合作)的勇气与能力。于是乎,美国近年来
的所有努力就在于:加强北约组织的职能与活动范围,更进一步地让中西欧国家
涉入北约组织的活动;另一方面则替中西欧设定、制造俄罗斯不易跨越的门槛。

  几年来笔者多次为文指出俄罗斯早有融合于中西欧的打算,同时俄罗斯所中
意的资金、技术及发展软体绝非中西欧之外地区所能或所愿提供。俄罗斯既然下
此决心,则必需在国际事务上处处向欧洲联盟看齐。有鉴于此,俄罗斯在911事件
上的态度,与其说是支援美国,不如说是迎合欧盟的援美姿态;如今屈居北约组
织-俄罗斯理事会,也不能简单地视为对美国低头,而是对中西欧表示和平诚意、
化解疑虑、以退为进的必要代价。不难想象,如果美国继续要求俄罗斯在削减战
略核武器上单方面作出更大让步,俄罗斯应当不会太过犹豫,而其不断的退让与
美国不停的索取反而会使美国处于无法自圆其说的境地。往后最使美国尴尬的处
境将是,一旦中西欧接受了俄罗斯的“和平攻势”,则大欧洲自然而然地会提出
“美国退出欧洲”的要求。美国一方当然了解俄罗斯的政策目标和打“和平牌”
的巨大威力,因此今后的努力当在如何让俄罗斯卸除核武,又落脚在牢受美国控
制的北约组织,而不是任其“在欧洲大家庭找个落脚的地方”。

  《罗马宣言》的签定与俄罗斯在上述理事会地位的提升,并不表示俄罗斯向
“西方的转向”,而至多说明许多论者对俄罗斯的既定方针有了“更加明确的认
识”。同时由此侧面也说明,九十年代中期后促成的所谓“上海合作组织”(上
海五国峰会)不过是俄罗斯“声东击西”的手段,只要能够达到融合于中西欧目
的,暂时将中亚地区的安全与利益拱手让给美国也是在所不惜,至于中国西部的
安全,似乎从来就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

  200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