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谈欧洲围绕美国的讨论

                              俞力工

  如果留意中文网上的亲美言论,其依据大体不外以下几点:1.二战期间美国
打败日本于中国人有功,因此如今饮水思源,不得忘恩负义;2.美国具有优越的
民主、自由制度;3.既然多数留学生、华侨选择到美国留学、居留,自然反映美
国的优越。有趣的是,近似的讨论、辩论也经常在欧洲出现,以下,不妨列举一
些较具代表性的正面、反面意见:

  正: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首先对抗纳粹德国,然后再打击日本,战后又
保护中西欧,从而使其逃避赤化厄运。这一切,凸显美国不以本国利益优先,同
时又造福中西欧。

  反:

  本人、本地的经历不应作为唯一评价范畴,同时需要观察的是,美国势力范
围内其他国家的遭遇与处境(有人提出120多个国家的处境每况愈下);除此,一
度受惠并不能成为永远和无条件支持美国的理由。首先打击纳粹德国或日本纯系
出于战略考虑,战后一改“永远使德国成为农业国家”的“摩根陶计划”为“扶
植德国”的“马歇尔计划”也出于划分势力范围原因,不足以支持“美国不顾自
己利益”的论断。

  正:

  美国战后立足于强大的经济、军事力量和自由、民主制度,取得领导地位系
顺理成章,其领导地位绝非任何其他国家所能取代。

  反:

  具备同样、甚至更加优异的经济、民主自由体制的国家虽然比比皆是,但却
无法取得“头羊”地位,其关键在于没有发展强大的军事力量。苏联过去一度取
得半个世界的“领导”地位也说明关键在于军事优势。如果美国在后冷战平和时
代愿意减少军事开支,缩小贫富差,增进人权与福利,则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更多
尊重与推崇。

  美国的领导地位与自由民主之间形成明显的悖论,原因是该地位的取得依靠
的是霸权主义。

  国际社会既没通过自由民主程序推选“头羊”,又不能罢免其“领导”地位。
联合国之不能发挥集体领导作用,国际法无法取得进一步发展,正好是因为美国
从中作梗。

  美国的领导地位不过是强加他人之结果,就像自称“美国”、“美国人”一
样(America,American),完全藐视美洲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存在。

  正:

  大量事实证明美国的全球目标在于促进民主与和平,其巨大贡献与“偶尔”
的过失不能相提并论。

  反:

  大量事实证明美国不断为了一己利益,蓄意破坏第三世界国家的和平与民主
体制(如发生于1973年9月11日的智利政变恐怖事件与最近的委内瑞拉政变)。当
前亲美者之为美国辩护,不过是为了维护美国利益和自己侥幸得来的利益。

  正:

  美国打击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所支持的恐怖主义是个正义之举,原因是政治
化的原教旨主义志不在为第三世界脱贫,而在于建立伊斯兰教世界。

  反:

  美国打击、分化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目的也不在于为世界脱贫,而在于维
护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世界的既得利益。

  与之对比,中文网上的讨论似乎远远不及欧洲的精彩。华人亲美者惯于指责
美国政策的批评者为“反美主义”。更严重者,则强调美国必然有“自我纠正的
机制”和留美学人没有批评美国的“资格”。其实,民主自由的活力与真谛在于
必须给批评者留有余地和给自己留下转圜的机会;至于留美与美国之间,也完全
不存在任何道义、忠孝或效忠的联系,否则世界各地华人(如印尼)均丧失了批
评当地政府的权利。

  后冷战时期,笔者先后发表了一系列批评美国对外政策的言论,因此引起某
方“逢美必反”、“反美主义”的指控。持平而论,笔者多年来一再强调,后冷
战时期,法律取代暴力的时机千载难逢,遗憾的是,美国非但没有着眼于完善国
际法律秩序,反而四下扩张,动辄诉诸军事手段。这种罪恶的种子,目前在克什
米尔已蔓延成灾,长此以往,物竞“枪”择将难免成为人类唯一的“自然”法则。
200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