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PCR00001042


 
 


                        评中西欧的移民问题

                              俞力工

  本月22日,欧洲联盟在西班牙召开的两天欧盟高峰会议如期结束。由于德国
议会选举在即,其总理便要求敏感的农业补助问题推迟到秋天再作讨论,因此非
法移民、难民问题便成为此次会议的焦点。

  令人瞩目的是,针对非法移民,英国首相布莱尔以强硬姿态提出“动用空军
遣送非法移民回国”的办法,并建议欧盟联合起来,对持不合作态度的“非法移
民来源国”及“过境第三国”进行经济制裁。该构想最初得到西班牙、意大利、
德国、奥地利等国的支持,但最后却在法国、瑞典、比利时的反对下予以否决。
反对国提出的理由是:如此极端手段有违欧洲联盟的人道主义传统;来源国与过
境国多属资源贫乏、经济穷困国家,采取经济制裁或取消援助、贷款、合作协议
的办法只会雪上加霜;至于联合动用空军力量应付非法移民问题似乎有点小题大
做,与其如此,不如加速建立指纹中心和信息交流网,并使各国的审查手段尽快
标准化和进行协调。

  这次欧盟会议取得的成效甚微,也反映出一系列问题:

  一.现下,四、五年一度的选举似乎具有最优先地位,以至于国际会议议程项
目的拟定、审议首先得考虑可能对选战造成的影响,至于提案内容是否更加关系
到国民经济的稳定(如农业问题、欧盟扩大问题),则可以暂时置之于脑后;

  二.继若干欧洲国家的极右派取得15%上下的选民支持后,社会民主党纷纷东
施效颦,提出更加极端的排外手段和更加右倾的社会政策,而这种投机行为无异
于承认极右派有理,导致更多的选民支持极右势力。以遣送非法移民回国为例,
每个国家一贯由警政部门执行任务,只要法律、舆论许可、经费充裕,万无不能
完成任务的道理,而毫无由“军方联手处理”的需要。这么做,一方面把非法移
民置于“敌对”地位,同时又让人怀疑,英国之提出如此建议,是否有让北约组
织介入欧盟内政之嫌;

  三.就中西欧范围而言,难民问题、非法移民问题自1992年加强执法以来,压
力已大大减轻。以1992年为例,向欧盟国家提出庇护要求的难民人数约有68万之
多,而2001年就只达39万。按此逐年递减的趋势,再过十年难民问题就可基本解
决。鉴于此,似无必要大张旗鼓地拿难民、非法移民问题煽动民众情绪。如对照
同一期间全球范围的难民问题,则92年登记有案的难民人数大约在1800万之多,
2001年则攀升至2300万人。这现象并不表示由于欧洲关紧大门,而使其他地区的
压力增加,但至少说明,承担主要压力的国家自始至终不是中西欧;

  四.欧盟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平均在1%之下,若干国家,如德国、希腊、意大
利、瑞典甚至长期处于负增长状态,然而数十年来其劳动力之所以能够应付经济
增长和国际贸易竞争的需要,靠的是移民的“输血”,因此多数国家每年补充的
移民人数,往往超过自然人口的增长。移民除了弥补劳动力的不足之外,还有绝
大多数处于壮年、无需“目标国”支付教育、养育费用的优越性;只要移民政策
定的周详,既可承担本国人不愿从事的工种,又可弥补高科技人员的缺乏;同时
由于欧盟国家的人口低成长、老龄化趋势,退休金制度多出现入不敷出问题和推
迟退休年龄的争议,而此际大量年轻移民所支付的退休金却刚好可以填补赤字。
尤其考虑到欧盟国家议论多时的“于2050年之前吸收4700万移民”的话题,就可
了解欧洲劳动力不足问题的严重性,吸收移民的迫切性与排外情绪的荒谬。

  五.严格说来,中西欧之拿非法移民问题大做文章原因有二:一是他们反对的
主要是未经邀请的不速之客,其中自然包括难民和非法移民(偷渡客);一是政
党借非法移民问题推委政策过失的责任,或借煽动民众情绪争取更多的选票。言
及此,还可引申出两个结论:一是中西欧着眼的是要从第三世界国家劳动市场挑
肥拣瘦,而不是把自己置于被动地位,盲目接受叩门求援的难民;一是在西方文
化圈内鼓吹“劳动力流通自由”,而适用于第三世界的却仅仅是欧洲商品与资金
的流通自由;

  六.由于极右派势力的抬头,欧盟国家当局近年来多出现如下现象,即企业界
为找不到足够劳动力而跳脚、执政党却为了顾及少数保守派选民的意向而对移民
政策斤斤计较。长此以往,结果必然是“当欧洲的机器找不到足够工人伺候之时,
机器就得搬到有足够劳动力伺候的国家”。不难预料,往后资金流失得越多,失
业问题越严重,则移民条件就越是苛刻…。就此意义而言,欧洲极右派势力的扩
张对某些劳动力素质较高、投资环境较好的发展中国家说来未必是件坏事。于是
乎,如何因势利导加快外来资金的吸收,同时又兼顾向本国知识分子提供良好的
生活、工作条件显然是这些发展中国家当局的最紧要课题之一。

  七.至于非法移民、难民方面,如前所述近年来问题已出现缓和之势,因此鉴
于人道主义、实用主义考虑,若干欧洲国家已采取一手加强边境管制办法,以阻
止更多非法移民的涌进;一手则发放工作许可、居留许可给难民申请者,并通过
特赦的办法让已入境的非法移民尽快融合于社会。这么作的最大好处在于,不必
为遣送回国而耗费大量资源。若干当局也完全了解,具有能力千里迢迢跑到中西
欧的非法移民、难民绝大多数均非一筹莫展的无助者,因此自然不会忘记在发放
工作证、居留证、特赦之时,顺便收取大笔费用。离奇的是,若干国家如西班牙、
意大利,则既能通过较开明的移民政策同时取得人道主义的赞扬和收取费用的便
宜,又能在高峰会议上支持英国所提出的“制裁来源国”与“军事手段”的提议。
想其动机,要么是打算趁机减少对来源国提供经济援助;要么是明知该议案无法
通过,却不错过一个间接向美国表示友好的机会。200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