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中期选举为何令人感到不安 

                              俞力工

  数日前美国中期选举揭晓,共和党在国会两院大获全胜,中西欧不少报刊均
以“美国右倾趋势无可阻挡”标题,表示其忧虑。事实情况的确如此,后冷战时
期,全球政治气候普遍出现右倾现象,除了传统保守党步步进逼之外,过去在冷
战时期许多不可能发迹的极右派也纷纷取得15-27%不等的选票。由是评论界人
士再三指出,该趋势不只是作为对立面的左派阵营瓦解的必然结果,同时更是全
球化过程中维护两极化发展的必要手段。笔者认为除此之外还值得探讨的问题首
先是,为何每次知识界对选举的预测与实际的结果总是产生极大的差距;其次则
是为何美国国会组合的改变会使欧美洲的开明派对今后的美国外交路线感到忧心
忡忡。

  人,不论文化、知识高低、多寡,均难于摆脱主观的约束。知识界自然不属
例外,即便对某候选人有更深入的观察,对社会问题有更精辟的分析与了解,但
仍会误把个人的意见当作大部分选民的“客观舆论”,因此每每在选举结果揭晓、
发现主观判断与客观结果背道而驰之时,便会感到极大的震惊与失落。实际上,
知识界的最大盲点在于不了解自己永远是极少数,同时社会上又存在着不同的取
得信息的方法与管道。以知识分子为例,其大部精力可以投入于讨论,辩论,前
后对比,横向分析,旁征博引,字里行间捕捉漏洞等等。然而对市井小民说来,
劳动之余至多还有半个小时的精力,去接触报刊杂志与电视节目,因此,谁能控
制马路小报的信息,谁能操纵电视新闻标题的取向,谁就能够在疲乏的小市民脑
海里移植最为关键的几个标签,例如:“反恐具最优先地位”,“美国必须发动
自卫反击战争”,“布什与共和党更投入于安全问题”。一旦这些标签像“可口
可乐”、“麦当劳”一样地先入为主、深入人心,则不论作任何其他反宣传与说
教均起不了什么作用。因此,要想预测选举结果,既不能根据知识分子的推理,
也不能依凭问卷式的民意调查,而是得探测占选民人口多数的小市民的取向,和
塑造此取向的媒体财团目前正在支撑哪个政党。

  就美国国会的改选与今后的外交路线而言,许多观察家均忽略美国国会的外
交政策往往比四年一任的政府要更具指导性和稳定性。以1990年之后的巴尔干纷
争为例,一般人的理解是:南斯拉夫政府迫害少数民族,由是导致内战与民族清
洗,而美国为了维护人权便进行了人道干预…。实际情况却是,早在1990年11月
5日,当南斯拉夫还没有任何一个争取更大自治权的加盟共和国考虑到分裂之时,
美国国会便通过了“对外手段授权法”(ForeignOperationAppropriationsLaw1
05-513)。其主要内容是:美国政府将在6个月内撤销对南斯拉夫的所有援助,断
绝一切贸易关系和信贷;南斯拉夫的6个共和国必须分别举行选举,同时其程序与
结果必须获得美国政府同意;只有在符合上述要求情况下,个别共和国才能重新
取得美国的财政援助;勒令所有在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服务
的美国公民执行上述规定(即撤除信贷)。

  该法案通过后,同年11月27日的《纽约日报》(NewYorkTimes)便援引中央
情报局的预测,即“该法案必然会引发血腥的内战”。果不其然,若干南斯拉夫
加盟共和国为了继续与美国保持友好关系,一个月后便提出了独立要求并导致严
重的内战和美国的“人道”干预。有鉴于此,无论是共和党执政的老布什政府,
或其后接任的民主党克林顿政府,前后所执行的巴尔干政策均脱离不了国会安排
的谱,而由此一例便可说明为何欧洲国家对美国国会的继续右倾感到忐忑不安。
200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