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的绯闻事件与美国文化
  

  自从克林顿总统的绯闻事件曝光之后,全世界的媒体又再次受到严重感染。
在欧洲范围内,虽然无法回避大篇幅的报导,但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当英国
的媒体极尽渲染之能事之时,欧洲大陆的媒体多少还能保持中立的报导。除此之
外,随着绯闻事件的不断升级,欧洲大陆的舆论界也逐步由不耐转为愤怒,最后,
甚至由愤怒导致破口大骂。

  以德国总理科尔的反应为例,他就豪不掩饰地表示,美国国会把录象内容公
开之举“令他作呕”。德国社民党党魁对此也感到“恶心”。法国总理除了表示
不以为然之外,还明确地袒护克林顿。英国总理这次很难得地能够处污泥而不染
(指媒体),也挺身出来为克林顿的私人权利打抱不平。因此大体而言,欧洲地
区此次透过绯闻事件不只是对美国的政治文化提出了抗议,同时也对美国文化提
出了严重的质疑。

  就文化方面,欧洲评论界首先对美国国会与媒体的社会责任与道德进行了深
刻的批判。例如,世界各地的媒体对绯闻如此厚爱是否由于传播这类节目的费用
最低和最不需要用头脑;国会与媒体如此不遮拦地把成人的性爱细节延伸到每个
家庭的客厅与卧室是否本身才是真正地为了制造“高潮”而不顾一切廉耻;把一、
两个人的私人事体(包括戴安娜之死)强加给世界媒体,并要求大家对此无关痛
痒的事件表示兴趣,是否过于低级趣味,同时又意味着丝毫不尊重民众的求知权
益。

  星期前,奥地利某大报的评论员甚至指出,这次绯闻事件的处理方式其实不
过是美国“流行文化”(pop-culture)的缩影,即任何不堪入目的内容(如暴力、
色情)只要经过适当包装之后,便可当作“文化商品”对外出口,如此久而久之,
甚至美国国会也深信不疑只要是“美国的”,就一定能够有市常因此,就某种意
义而言,这次绯闻事件其实是美国社会的自我曝露,媒体的作用不过是件皇帝的
新衣,新衣之下却呈现了难以治愈的文化缺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