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巧的电视报道-一场美、英的闹剧

                              俞力工

  2月5日,德国某电台在黄金时刻报道了鲍威尔在安理会的发言之后,随即插
入了一个久为人们忽视、忘却、压制的消息,即一位科威特姑娘在美国国会公听
会上哭诉伊拉克占领军在科威特所犯下的非人道罪行。播报员的旁白则是,“3天
后揭发该姑娘根本是个在美国长大、多年来没到过科威特的女孩,这是一个罗织
罪状的的典型例子。”

  话说1990年秋天,萨达姆为解决与科威特之间的纠纷而征求美国的意见。美
国驻伊拉克的女大使格拉斯皮(AprilGlaspie)却公开表示美政府对该两国间的
争执不作任何干预。随后,伊拉克便放心地把军队开进科威特。由于科威特国防
力量薄弱、无险可守,占领过程中基本上也没遭遇任何抵抗。待美国大张旗鼓、
派兵遣将准备教训伊拉克这个侵略者、并为自己的出兵计划制造“合理性”时,
就突然在全球媒体上出现了上述的镜头:一个15岁的科威特女孩声泪俱下、控诉
她如何亲眼看到伊拉克军人拔掉早产儿保暖箱的通气管,由是导致数十名科威特
婴儿的死亡。该消息“走漏”之后,举世震惊。老布什在不同的演讲里也连续引
用该“残酷事件”8次之多。此后…便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军事制裁授权,逼退
了伊拉克占领军,退兵协议达成后又全面消灭了科、伊之间高速公路(后称“高
速死亡之路”)上正在撤退的万名伊拉克士兵,先后打死30多万伊拉克军民,把
部分伊拉克领土划为禁飞区(无安理会授权),对伊拉克进行了可能是有史以来
最长的侦查、销毁武器行动…。

  虽然,几天后媒体便发现该“见证人”不过是科威特驻纽约联合国的大使的
千斤,同时也揭发该“闹剧”完全是出自受人雇用的美国公关公司(Hill&Knowl
ton)的手笔,但是事后生人早已炸成死鬼,谁还自讨没趣地追究责任问题?!

  不论如何,看到德国电视台的报道,笔者不由想到,媒体机构对许多事情毕
竟是心知肚明,何时抖露或何时压制某条新闻完全是看一时的政治需要。不识时
务者,如1999年的南斯拉夫电视台不就连续吃了两次飞弹,炸死了近20名媒体工
作人员吗?!

  走笔至此,忆及原本要谈的是鲍威尔先生在安理会上对伊拉克列举的一系列
指控,其中,他特地赞扬了英国政府提供的一份“好文件”(finedocument),
因为该文件“详细描述了伊拉克的一系列蒙骗行为”。不幸,受宠若惊且多事的
英国媒体人员顺藤摸瓜地发现,该政府“调查”报告竟然抄袭自一位美国加州学
生12年前发表的论文。该论文总共不过19页篇幅,而政府大员们(或者又是某公
关公司)却连带所有文法错误“借用”了10页之多。经媒体揭露后,英国首相也
不得不在议会里公开承认这个大乌龙。谈及此,不由得地对德国电视台预感佩服
三分。其实许多媒体界人士兜里的类似丑闻、闹剧多得不胜枚举,只不过时机不
对,发表了也没人相信;或者,万一发表的时机赶巧,造成了“恶劣影响”,必
然逃不过吃冷枪的厄运。200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