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欧洲”与美国“新保守主义”

                              俞力工

  本月22日,法、德两国为了纪念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而举行盛大庆祝。两国
领导人也多次公开表明对伊拉克问题的共同态度:支持给予联合国监核组充分时
间以执行其监核任务;今后针对伊拉克的任何军事制裁行动必须预先通过一项安
理会新决议;采取一些措施防止战争爆发…。

  此共同声明意味着对美国的强硬立场和战争部署针锋相对,于是美国国防部
长拉姆斯尔德于同日指称德、法两国均是“问题”所在。此外他还对记者表示:
“你们看看,在此问题上欧洲有那么多的国家不站在德、法那边,而是与我们一
致…我认为,这就是老欧洲的问题。当前只要观察一下整个北约组织所属的欧洲,
就知道权力中心已推向东部。新成员为数甚多…。

  该部长的发言传到欧洲后舆论哗然。德国总理希罗德对记者作出如下答复:
“我们认为必须采取一切和平办法执行安理会的决议。这就是法国和德国的坚定
共同立场”。紧接着法国总统也表示:“德国总理刚才所说的即是我们的共同外
交政策”。法、德两国数位部长除了表示愤怒之外,还严正要求美国对友邦稍微
“尊重点”。德国外长甚至讽刺地说:“欧洲的文化与国家的形成过程的确要比
美国早一些”。对美国的用兵意图一向表示支持的欧洲在野保守派也不得不对美
国国防部长的发言提出抗议,其中不少重要人物干脆直言拉姆斯菲尔德“不是个
外交家”。翻开各地的报纸,知识界的评论更是目不暇接,其中,强调欧洲是“
不断进行法制更新的新世界”有之;指出美国“按照陈旧思维发动战争”的批评
也有之;挖苦美国“昏头昏脑”的评论也有之。

  但是,极其微妙的是,欧洲的政界与评论界似乎有意回避美国国防部长无意
透露的最敏感、最忌讳的“分化欧洲”信息。究竟,美国国防部长所谓的“站在
美国一边的新成员”是指谁呢?,果真北约组织所属的新欧洲成员与若干铁杆兄
弟(如英国)都无条件地支持美国,那么主张制定欧洲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
的德、法两国又该如何自处呢?在北约组织再三搅局的情况下,欧洲联盟的统合
运动还会有什么实质内容与前途呢?

  从阿富罕战争迄今,欧洲国家的确围绕着美国的强硬政策而激发了一些矛盾,
例如:德国统一后财政负担太大,无能力分担攻打伊拉克的军事开支,同时在中
东既无石油利益,又不担心将来从俄罗斯处得不到石油供应,因此就决定“即便
有安理会的授权也不参与战争”;中东最大的六个西方石油集团之中有一个属法
国所有,因此法国虽坚持由安理会作出授权决定,却保留自己对出兵与否的选择
;英国考虑到本国两大石油集团的利益,绝不允许重新分配中东资源时处于无权
置喙的地位,因此必须与美国积极配合,但是如此行事又引起其他欧洲国家的侧
眼;意大利与西班牙政府都是有极右派参加的联合政府,如今露骨地偏袒美国,
与其说是支持美国的立场,不如说是利用此机会来警告欧洲联盟不得给予压力;
其他成员国如匈牙利、捷克、奥地利、瑞典、爱尔兰、比利时、芬兰、卢森堡均
主张军事干预之前必须获得安理会的授权;荷兰、葡萄牙两国则至今对授权问题
未作表态;斯洛伐克、拉托维亚虽已同意对美国进行军事支援,但其地位薄弱,
不具任何意义。真正的所谓“权力中心的转移”,实际上是指近来与美国发展蜜
月关系的波兰。最近,波兰副外长就曾直言不讳地说:“我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
越是紧密,在欧洲联盟与俄罗斯之间的地位也就越高”,而“紧密”的具体表现
则是:波兰向美国订购了价值35亿美元的48架F-16战斗机;美国一方则已承诺向
波兰进行高达60亿美元的投资。

  对“老欧洲”说来,过去一向存在着“英国脚踏两条船”的老问题;随后又
出现土耳其仗着有美国撑腰、自诩为“欧洲国家”不断求入欧洲联盟的尴尬事情;
冷战结束后在美国的摆布之下,在欧洲范围内硬是成立了一个完全不具备立国条
件的伊斯兰教国家(波斯尼亚),随后又扶植了一个靠打砸抢起家、地位至今未
定的科索沃政府。由是,正当“老欧洲”痛定思痛,决心要扩大实力,接纳新成
员,建立起“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之时,美国却暗度陈仓地“收买”了波兰。
“老欧洲”面对这一系列事态发展本已是牢骚满腹,却没料到竟然还会受到美国
国防部长鲁莽的奚落,其感觉就好比在伤口上撒把盐,更加苦不堪言。

  拉姆斯菲尔德是否代表政府发言并非关键所在,他之胆敢口无遮拦,自然是
有恃无恐。如今既然点破了玄机,后果必定是加强“老欧洲”的对策与防范。在
此次庆祝大会过程中,德、法两国设立了德、法防御与安全理事会,以便今后直
接协调建立卫星情报系统、欧洲部队、军备合作等事宜。至于“老欧洲”究竟有
多少“群众基础”,待27日联合国监核组呈递初期伊拉克调查报告后,从欧洲联
盟外长会议的反应便可揭晓。以笔者之见,美国政府将会对欧洲联盟的团结大吃
一惊。除此之外,欧洲联盟将于3月1日起,取代北约组织接管科索沃事务。届时
欧洲联盟是进一步把科索沃推向阿尔巴尼亚呢,还是维护南斯拉夫的领土主权,
也可看出欧洲联盟是否有摆脱美国控制的决心。

  大体说来,美国与“老欧洲”交恶,最受影响的不外是土耳其。该国多年来
充当美国的过河卒子,得罪诸多阿拉伯国家已很是忐忑不安,如今再加上拉姆斯
菲尔德煽风点火,加入欧洲联盟的希望便更是渺茫。波兰求功心切,舍近而求远,
固然与历史上的不快原因有直接关系,但欧洲联盟的真正力量在于有机的融合,
一旦波兰的多数选民发现与其他成员的关系唇齿相依,自然而然地会形成欧洲大
家庭的认同。至于这一阵子格外安静的俄罗斯,肯定是暗地欢喜。毕竟中西欧与
美国的实力对比太过悬殊,缺少俄罗斯的力量,就永远得低声下气。因此俄罗斯
完全明了,只要继续坚持低姿态的睦邻政策,与“老欧洲”紧密合作,“大欧洲”
理想的实现应当不会太过遥远。

  200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