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欧洲联盟的扩大

                              俞力工

  4月16日,25个欧洲国家在希腊签订了“欧洲联盟扩大协定”,由是,在原有
的15个成员基础上,又增加了波兰、捷克、匈牙利、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
亚、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塞浦路斯、马耳他这10个新成员。虽然,根据“协
定”这些新成员要到2004年5月才成为正式成员,但从政治角度观之,各国观察员
实际上已参与欧洲联盟的所有业务。

  欧盟东扩的构想早于1989年(当时为欧洲共同体)冷战结束时即已提出,原
计划花费20年的功夫完成此项远大工程。1993年欧盟正式向若干申请国提出“加
盟条件”,并开始向这些预备会员大力提供财政、技术支援。经过整整10年的调
整与磨合,尽管许多国家仍不具备加盟的充分条件,但出于政治考虑,欧盟还是
按照既定进程,把该10国纳入轨道。

  签字仪式完成后,各国首脑纷纷发表感言。虽然发言人都受3分钟发言限制,
但始终可以感到这个盛大的庆典已让伊拉克战争蒙上了不易消逝的阴影。以一个
月前要求东欧国家“闭嘴”的希拉克总统为例,发言中就不忘重申“欧洲团结”
的重要性;一开始便明确表示“任何情况下均不参战”的希洛德总理,则提出“
应当努力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国际争端”的期许;至于积极支持美国的布莱尔首相,
则强调欧盟“不仅要维护自由、民主、法治的文化价值,甚至应当把这些价值观
推广至全球”。过去,欧盟内部一向有大、小、贫、富国之间的矛盾;欧盟与北
大西洋公约组织之间的纠纷,似乎也仅仅是权限划分不清所导致的“内务矛盾”。
如今,以法、俄、德为首的“反战集团”与美、英和大多东欧国家组成的“主战
集团”分庭抗礼,着实让人怀疑欧盟目前的扩展是否有些赶鸭上架、操之过急。
据此地媒体报道,许多欧盟所属国家的领导人便已怀疑今后欧盟组织是否具备决
策能力;若干领导人甚至担心此际扩大欧盟组织是否犯上严重错误。不论如何,
为了追求25个成员之间的最大分母,此次会议最后采取的折衷办法是,通过了一
项“伊拉克战后秩序声明”;一方面,为维护联合国的尊严与欧洲国家本身的利
益,提出了“在今后打造伊拉克人民的自主政府过程中必须由联合国发挥核心作
用”;一方面,为了避免与美国闹得太僵,又作出“欧盟同意美国目前负有提供
伊拉克安全与人道援助的责任”的让步。至于“目前”的期限究竟有多长,似乎
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过,根据布莱尔的解释,应当作“数个星期之内”的理
解。如果数星期后美国政府继续以“战争尚未结束”为由,长期坚持不让他人插
手伊拉克的重建与石油开采业务,欧盟25个成员是否仍旧能够达成一致意见,将
可能是该组织扩大后所要面对的第一次严重考验。

  “西方阵营”最近之所以发生裂痕,以笔者之见,伊拉克问题不过是给长期
存在的纠纷起了激化作用。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戴高乐总统的最大
理想便是促成“欧人治欧”的局面,但是出于冷战时期两大阵营对垒的局面,戴
高乐不得不接受“必须接受美国保

  护”的现实需要。及至华沙集团彻底瓦解,苏联分崩离析,希拉克的“新戴
高乐主义”便俨然成为掷地有声的主张。就美国的策略而言,冷战结束后推动北
约组织东扩的目的不外是:扩大俄罗斯与欧洲联盟的距离,以防止在欧亚大陆内
出现一个足以向美国挑战的强权;促使北约这个集体防御组织蜕变为超越其领土
范围(outofarea)的干预性军事集团;在北约组织框架内牵制统一后的德国;进
一步削弱俄罗斯并趁机控制中亚石油资源…。该策略在美国民主党的细心运作下,
虽然已让若干欧洲盟国感到勉为其难,但尚不至于公然反对,但自从布什上台之
后,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不按法理”出牌的招式便不得不让人提高警惕、甚
至进一步联合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如俄罗斯)对美国说“不!”了。因此就“
离间欧盟与俄罗斯”的角度观之,美国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收获究竟是芝麻还是
西瓜似乎还有待拭目观察。不过,就东欧国家支持美国的积极态度而论,的确使
欧洲大陆的“欧盟核心国家”(主要指德、法)感到懊恼万分。就德、法的立场,
自然认为东欧国家之所以不顾联合国的存在,一味支持美国,反映出缺少法治文
化传统,同时也脱离不了受美国威逼利诱的嫌疑;然而站在东欧国家的立场,则
认为德、法缺少在俄罗斯的卧榻之侧酣睡的经验。鉴于此,今后国际局势的发展
显然仍然要受两大因素制约:一是美国的“单极主义”究竟要推进到何田地?二
是俄罗斯的改革最终是否能克服磨合而后与欧盟融合?2003/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