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扩大与波兰牌

                              俞力工

  本月3、4日,欧洲联盟为了缓和由伊拉克问题所导致的意见分歧,刻意由
希腊外长出面,邀请成员国在豪华游轮上举行非正式外长聚会。正当各国代表尝
试求同存异争取最大分母时,波兰方却传来美国将把“伊拉克划分为三个军管区,
分别由美、英、波兰统率”的消息。据闻,除该3国之外,还有西班牙、意大利、
丹麦、乌克兰、保加利牙的军队将参与军管工作。

  消息传到德、法、俄3国政府耳里,自然产生严重情绪抵触,原因之一是该
3国仍在作出努力,设法让联合国安理会在伊拉克战争的善后问题(治安、重建、
资源管理等等)上,起着核心作用;其次则是致力于改善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此
外德、法两国甚至还担负着继续领导欧洲联盟、推动欧盟独立的外交与安全政策
的任务。如今美国作如此安排,既表明无视联合国的存在,不顾德、法、俄的颜
面,甚至还有直接拉拢波兰,分化欧洲联盟的意图。

  不论德、法为首的欧盟“核心成员”如何低调、沉着对应此新发展,目前摆
明的事实是,欧洲统合的工程正面临严重挫折,而受干扰的原因不外两个方面:
一是美国不允许欧亚大陆再次出现一个足以对美国构成威胁的集团,其具体做法
则是,一方面积极加强北约组织的军事、政治任务,一方面处心积虑地阻止欧盟
推动任何可能把美国排斥在欧洲之外的安全政策。另一个较不为人注目、甚至受
美国政府新闻管制的的因素则是,美国绝不允许国际贸易上出现其他货币取代美
元地位的局面。

  美元问题之如此敏感,原因在于当前主要国家的货币发行量均按一定的经济
实力(总产值)比例加以规定(如占20%),因此其货币价值具有一定程度的透
明性。至于美元,数十年来其作用早已超过国家通货范围,而成为国际贯用的信
贷、储存、收支手段,因此其发行量已远远超过其国家经济后盾的范围,而成为
一种发行量秘而不宣、相当靠国际信用支撑的货币。鉴于此,金融界时有人担心,
美元的非透明性可能导致“全世界拼命推出商品以换取美元,而美国拼命发行美
元以套取外国商品”的局面。于是乎,今后只要出于任何原因使美国的信誉受挫,
则其货币便可能一夜之间巨幅贬值。

  据分析,此次伊拉克战争便与伊拉克当局于2000年将石油贸易收支手段由美
元更改为欧元不无关系。2001年以来,美元逐步贬值17%,意味着伊拉克当局增
加了同比例的收入。果真所有石油输出国家均效法伊拉克,则美国政府将失去强
势货币所带来的一切方便…。

  话说波兰方面突获美国青睐,受宠若惊自是喜形于色,唯认为派遣1万军人
执行军管任务将会面临财政困难。据报道,经几日来的疏通,美国政府已答应给
予财政支助。自华沙集团瓦解以来,美国着重拉拢波兰,目的不外是在欧洲大陆
范围内增加一个扮演类似英国的角色的伙伴。波兰自然也意识到,冷战后“政治
板块”的重组,大大提升了本国的地位,因此既想从美国与北约组织处取得充分
的安全保证和军事贷款;又想同时从欧洲联盟处捞到最多的经济利益。过去,中
西欧有个貌合神离的英国,因此始终无法充分发挥区域性集团的作用;今后,欧
洲联盟即便再扩大一些,只要受到波兰的牵制就永远是个残缺的欧洲。目前在欧
洲广泛讨论的议题是,美国是否会把长期派驻德国的部队转移到波兰。德国对此
问题不置可否。实际上关键在于冷战是否的确结束?果真俄罗斯早已放弃敌对立
场,美军派驻到任何欧洲地区都是多余。

  波兰不论出于何种考虑,一面倒向美国对德国与俄罗斯(包括法国)都是件
难堪、无奈的事。历史上波兰多次遭德、俄瓜分固然是个无法轻易忘却的史实,
但是,1945年2月正是美国与英国在雅尔达密约里同意把波兰归属苏联势力范围。
根据这些历史事件,或可这么作出结论,处于盟友互相出卖的动乱时期,军事同
盟有无意义不大;处于讲究经济合作的和平时期,建立军事同盟更显多余。2003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