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维护的是人权还是特权

                              俞力工

  6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决议,阻止国际刑事法庭在今后的12个
月内,对没有批准该法庭章程的国家所属的任何执行联合国工作的人员(如维和
部队)进行法律追诉。该决议除德国、法国、叙利亚投弃权票外,其他成员如美
国、英国、中国、俄罗斯均投赞成票。

  6月5日笔者曾为文提到,自去年7月成立国际刑事法庭以来,美国布什政府
既拒绝批准该法庭的章程,又撤消了克林顿时代加入章程的签字,此外还担心今
后某个国家利用该法律机制,向美国军人与公民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在全球范围
争取签订双边条约,以保证美国公民获得豁免权。迄今已有39个国家与美国签约,
其中还包括若干欧洲国家,因此与一向积极支持国际刑事法庭的欧洲联盟闹得很
僵,而这也就是促成德、法两国投弃权票的来由。

  从法律角度观之,国际刑事法庭是一个独立于联合国之外的中立、司法机构,
其宗旨在于防止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联合国是否有权破坏司法独
立、对该法庭的工作进行行政干预,已在国际上引起很大争议。固然,在起草章
程时,美国早已未雨绸缪地在条文中塞进了“安理会可依情况要求国际法庭停止
调查、追诉谋一案件12个月之久,同时该期限可继续延长”的条款,其“法律
依据”则是,《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有“安理会为达到维护和平目的,可采取适
当的经济制裁与军事强制措施”。显然,在美国政府看来,万一国际刑事法庭对
触犯法律的美籍人士进行法律追究,是在“破坏和平”,因此就必须预先加以阻
止,预先让美国人取得豁免权;而如此破坏国际法律秩序、藐视安理会尊严的决
议案竟然也能够争取到多数成员的通过,不啻为冷战后法治建设的一大倒退。美
国多年来标榜人权优先于主权,但遇上美国人的犯罪问题,其立场却是“美国特
权大于人权与他国家的主权”。按照如此布局行事,美国军人今后必然更加肆无
忌惮;法律机制本就残缺的国家也将更加东施效颦、滥用行政权力,其法治建设
也就更是遥遥不可及。

  美国政府为何如此担心其军人受到国际刑事法庭的追究呢?回答此问题的最
好办法便是援引一位挪威女记者(AsneSeierstad)在伊拉克的现场观察:“死那
么多人完全无此必要。美国士兵为了达到吓阻和通行无阻的目的,一路上不论妇
孺,见有动静就杀…美国士兵的最高目标是保护自己,其次是打胜仗,因此无所
不用其极…英国士兵所受的训练截然不同。他们在市民住区对开近的车辆先是朝
天开枪示警,不听则射击一个轮胎,而后再一个轮胎,直到车辆无法动弹;而美
国佬则是一串警告弹打到对方毙命为止。”(奥地利《标准报》2003/5/17)

  其实,美国军人的懦弱与懦弱引起的残暴历来如此。当该国要达到摧毁敌人
的目的时,施加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其军事行动可能造成障碍的地区(如1970
年在柬埔塞炸死50万人)滥杀起来也毫不手软。当前更是为了减少传统兵力的投
入,而不顾国际禁核试条约,开发起微型核子武器来。美国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
要摧毁一国一地,甚至左右整个联合国并非难事,难的是让人接受美国为的是维
护人权。200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