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两周年有感

                              俞力工

  911事件迄今,无论是自由作家、记者、美国国会,司法部或中央情报局本身
都先后指出,在恐怖分子攻击之前,美国的情报单位已掌握大量信息。除此之外,
若干国家有关当局,如菲律宾、卡达尔、苏丹、德国也都向美国情报单位提出详
细资料和警告。离奇的是,美国情报单位尽管知道恐怖分子将以民用飞机作为武
器,却以“不了解其具体攻击对象为何”而袖手旁观。

  2001年9月20日,笔者曾在《谁是凶手?》一文中,援引美国布龙伯格财务投
资公司Bloomberg的揭露,即在911事件之前,若干股市发生异常炒作现象。例如:
在美国,遭骑劫的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Airline于10号的看跌选择权交易量突然
激增5倍;9月6日联合航空公司UnitedAirline的看跌选择交易量突增90倍;在东
京,10号日经指数的看跌选择权交易量为平常的10倍;莫根斯丹利公司Morgan St
anley于6号至10号之间的看跌选择权交易量为平常的27倍;美利尔林区Merrill L
ynch公司于5至10号之间的看跌选择权交易量为平日的12倍。同一消息来源又指出,
激增的交易量不只是出现于柜内交易,柜外交易额应当也达到同样金额。上述异
常现象除了发生于美国、日本之外,德国法兰克福、意大利米兰与香港均有类似
情况。经此消息发布后,全球各大股市平均又暴跌了近15%…。

  笔者当时即判断,能够事前获得911的情报,同时又能凭借手头上巨额资金运
用市场机制从中获利,则整个犯罪行为不仅仅是个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甚至
是个超越本拉登的能力的“高科技”活动,同时这批投机分子绝对是没有后顾之
忧,不怕揭发也不容许揭发的“有把握永不破案和逍遥法外”的人士。如今,两
年过去了,除了当时有人算过,投机倒把赚的钱要超过世贸大楼损失的好几倍之
外,这事就没有人再提了,自然更不能期待破案。不过,经过大量消息的揭发,
倒是越来越让人怀疑,美国当局不先发制人阻止恐怖活动的原因是否一方面认为
破坏性不会太大,一方面觉得有利可图?

  谈及恐怖分子,首先提提国际和平研究所创始人加尔同教授(JohanGaltung
)所指出的数据,即二战结束后,全世界共有1200-1600人死于美国之手。试想,
受害人的亲友就没有矢志复仇的吗?当然有,只不过不具备恐怖主义的手段和财
政资源吧了。八十年代初,正是美国出于打击苏联动机,向本拉登集团提供了培
训、武器与资金,同时又纵容、鼓励阿拉伯富豪(如沙特阿拉伯)资助恐怖主义
活动,才导致如今不可收拾的乱局。怪谁?

  至于阿富汗与伊拉克一系列反恐战争,直到今日,美国政府无法举出阿富汗
塔利班、伊拉克政府与911事件有关的证据,更找不到任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为进兵伊拉克自圆其说。面对西方大部分(中西欧占80%)反战的人民,美国政府
虽想尽办法(包括炮制假情报)进行瞒骗,但就不敢像希特勒当年那样,把“反
战人士”一并归类为“左派”。令人喷饭的倒是,竟有那么一帮子穷极无聊的华
人论客,争先恐后充当纳粹辩护士的角色。据本月9日消息,美国ABC电台进行的
民意调查结果揭示,伊拉克战争之前有70%美国人支持战争,如今只有54%;战前,
60%美国人认为战争会减少恐怖主义活动,如今只有30%仍抱此希望。一年前,布
什的支持率为74%,如今,降至55%。笔者敢预言,不到两年,美国人认为战争导
致灾难后果的比率至少为80%(都变成了“左派”?)。

  911事件最突显的一件事,就是尽管大多数人民反战,其政府却往往站在主战
派一边。该现象起码说明两个问题:一是顺从民意只是竞选期间的事;二是政府
所代表的更多是利益团体的利益。只有到了民众明显感到受骗上当之日(如越战
后期),政府政策方会有所改变。这一天,看来为期不远!200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