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阿诺现象”

                              俞力工

  此次阿诺斯瓦辛格当选加州州长,欧洲除了奥地利之外,冷嘲热讽的舆论明
显居多。奥地利人之所以雀跃,当然纯粹出于老乡感情。一个小国、小镇出身的
阿诺居然摇身一变成为美国最大一州的首脑,小国小民自然感到无上光荣。

  奥地利近年来排外情绪浓厚,此时似乎就没联想到,万一美国也采取严格移
民政策,则一向有到外地闯天下习惯的奥地利人,就可能永远出不了一个加州州
长。

  奥地利人在外国发迹的人数比率一向不小,而且又有“钓金龟、攀大户”的
特点。阿诺能够搭上甘奈迪家族的关系,应当是其后步上宦途的根本条件。莫非
如此,凭他的演技与品性,至多在三流、下流片中充当个主角。

  据观察,美国五百多名国会议员里,仅有不到5%的人数可不经财团的赞助当
选议员。有人出钱助选之外,另一个晋升关卡便是,是否能够获得媒体集团的支
持。不难理解,绝大多数能够符合上述两条件的人士均属“圈内人”。阿诺,作
为甘家女婿,即是那95%之中的一分子。

  这次加州州长竞选的一大特点便是基本上没有经过政见交锋便草草投票。阿
诺的所有政见大体可以“整顿”该州财政一笔带过,而其大部的精力却置于如何
突出自己的“明星”形象。对此,欧洲观察家均感纳闷:“难道美国的政治已绝
望到没话可说的地步了吗?

  其实,美国政治的“阿诺现象”不过是较戏剧化地反映了西方民主社会近30
年所面对的问题。首先,民意调查的结果成为所有候选人的“标准答案”。既然
候选人都顺着民意说话,从政见上便无法分出高下。于是乎,谁的镜头多,谁的
风头足,谁的当选几率就大些。其次,后现代商品文化与文化商品的特点在于:
为求降低在实质内容上花费的成本,为求最大经济效益,媒体工业倾向于把粗制
滥造的素材进行戏剧化加工。只要能够促进消遣、提高消费,一个苍白的女人,
如戴安娜,也可加戴“伟大女性”的光环;一个四肢发达、知识贫困的运动员,
也可推上国家领导人的宝座。阿诺,不论是在舞台上厮杀两小时,或是在官场执
政四载,不过是穿上戏服过个场,至于政策设置(policysetting),自有那些永
不换班的利益团体精心拟议、幕后提供。当今许多人虽然背离了教堂步入民主礼
堂,

  但仍以为虔诚的信仰就一定灵光,实际上生活在商品经济里最忌讳的还是迷
信宣传与广告。往后,再三落空的民众一旦认识到街头上兜售的不是真药,要么
是消极地以不捧场、不消费、不投票抵制“阿诺现象”;要么就只有积极地组织
起来推出有头有脑的代表。2003/10/15